[沙丘][邓肯/保罗]Take me with you (原作:Cadoan)

梗概:
邓肯正和先遣部队一起被派往Arrakis。在邓肯离开的前一个晚上,保罗要求邓肯去他的房间见他。

作者注:
我几周前看首映的时候就开始写这篇,现在终于完成了。我超爱这部电影。

“你明天要和先遣部队一起去Arrakis?”

“是的。”

“带我一起去。”

保罗感到恐惧,但仍然坚决。太多事情正在改变。皇帝命令他们出发,让Atreides家族掌管帝国的香料供应,同时也为此承担责任。他的父亲曾给他讲过,让Atreides家族从哈克南家族手里接管这一切的政治含义,彼时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正理解了。如今有许多事情是保罗无法明白的。

然而,他能明白的一件事是,邓肯要离开了,而保罗不想被留下。那天晚些时候,他把邓肯拉到一边。

“今晚到我的房间来找我,”他悄声说,没有把目光从邓肯的脸上移开过一秒。邓肯的眼神变得柔和而温暖,他宠溺地捏了捏保罗的肩膀。

“保罗… …”他开口了,那副语气预示着接下来将是温柔的责备,但保罗不打算听那些。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保罗说,邓肯把头往后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保罗感到两颊发热。“我是认真的!”

邓肯凑近了一点,直截了当地对上了保罗的眼睛。“我知道你是认真的,”他松开了保罗的肩膀,“但你还不是我的公爵大人。”他向旁边跨了一步,准备离开保罗。有人的手指扣上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

“求你。”邓肯回过头来望向他。保罗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从坚决到恳求。“我今晚不想一个人呆着。”

邓肯转回身来。保罗放开了他,邓肯抬起手,抚上保罗的后颈。那里的皮肤温暖而柔软,而邓肯的手上覆盖着老茧。“我会去的。”

/

邓肯的一天从早到晚被塞满了战略会议和关于先遣队前往Arrakis的筹划。等到当他走向保罗的房间时,太阳已经落山很久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指关节敲了敲门。急促的敲门声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过了一会儿,那扇沉重的大门向里打开,发出了一个进入的邀请。

房间里站着的正是保罗,穿着那身黑白两色的常服。邓肯走了进来,回手关上了身后的门。保罗用那双淡褐色的大眼睛看着他。

“我以为你不会来。”

邓肯又往里跨了一步,站到了保罗面前,“为什么?”

保罗没有移开视线,但邓肯能看到他的喉结随着紧张的吞咽而颤动,“时间不早了。”

邓肯知道他应该让一切到此为止。他其实早就应该叫停的,然而……

然而,保罗皱了皱眉,这让他的神色看上去愈发坚决。他迈出了那一步,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消弭殆尽。他单薄得多的身躯靠在邓肯的身上,送上一个满是欲望的吻,把他们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邓肯叹了口气,他无法抗拒。他用一只胳膊环住保罗纤细的腰,紧紧地抱住他,空着的那只手埋进保罗黑色的卷发里。保罗的吻充满渴望,他的舌尖滑过邓肯的嘴唇,邓肯迎合着他。血液在两个人身体里翻涌着。保罗跳了起来,紧紧搂住邓肯的肩膀,双腿缠上他结实的髋骨。邓肯没有停下那个吻,他就着这个姿势走到保罗的床边,轻松地把他扔在上面。保罗用胳膊撑起自己,抬头看着邓肯,嘴唇因为唾液而闪闪发光,头发凌乱,胸膛随着沉重的呼吸上下起伏。

这是邓肯离开的最后机会,他心里清楚。当他望向Atreides家年轻的继承人时,他自己的胸膛也和保罗一起起伏伏。保罗仰面躺了下去,长长的眼睫在深色的瞳仁上投下一片阴影。于是,邓肯没有离开。他爬上了床,保罗的手立刻伸向他,把他拉了下来。邓肯张开嘴,在保罗苍白柔软的皮肤上印下一个吻。那不是像他那样的战士的皮肤,而是属于未来领主的皮肤。保罗轻轻地叹了口气,邓肯的嘴唇擦过保罗的下颌,停在耳后柔软的地方,重重地压在那片皮肤上。

“邓肯……”保罗喘息着,他的声音让邓肯的每一条血管都燃烧起来。邓肯继续之间未完的探索,他的嘴唇滑过保罗的皮肤,小心不留下任何痕迹。他亲吻着保罗的喉咙,继承人把头深深地仰向枕头,将自己更彻底地献给他。邓肯继续了下去,直到触到白衬衫的布料,才终于离开他的肌肤。他坐了起来,这让保罗发出了一声失落的抗议。邓肯抓住自己的衬衫边缘,把它从头上拽掉,然后迅速地扔到一边。失去视线的瞬间,他仍然感觉得到保罗的视线,盯着他,欣赏着他伤痕累累的皮肤和下面紧绷的肌肉。丢开衬衫以后,他又扯着保罗的衬衫往上推去,露出更多苍白的皮肤。他俯下身子,嘴唇轻轻地擦过保罗肚脐上方的皮肤,然后抬起头迎上保罗的目光,那里灼热而充满情欲。然后,他把注意力转回到保罗平坦的腹部,在那上面落下轻柔、潮湿的亲吻。保罗的手埋在他的头发里,催促他继续。邓肯为他表现出的急切而愉快地笑了出来。当他的终点最终到达保罗的裤边时,他停了下来,又坐起身来,跪坐在床上。

保罗顺着他的动作直起身来,坐在他前面。他抬起双手,灵活的手指开始解开邓肯裤子前的纽扣。邓肯把自己的手放在保罗的手上,制止了他的动作。

“保罗——”他开口道,但保罗甩开了他。

“让我来。”他的声音里带着坚决的意味,而邓肯从来不是那个能拒绝他的人。他松开手,饥渴地看着保罗的手指解开纽扣,然后拉下拉链。看着保罗皱着眉专注地把手伸进邓肯的裤子,让邓肯的性器都硬得发疼。保罗纤细、修长的手指环住邓肯的分身,一阵愉悦的颤抖从他身上掠过。

邓肯的性器在保罗的手里火热而坚硬。他的手在上面来回移动了几次,慢慢地撸动。接着,他俯下身,在顶端印下一个吻。从邓肯那里传来的低沉、近乎咆哮的声音让他几乎感觉到……骄傲。他想再听一遍。他的手沿着邓肯粗长的部位一路向下,手指紧紧地握住根部,再慢慢上移。他用舌面抵住邓肯的阴茎根部,微微向后仰起头,抬起目光,透过睫毛看着眼前比他年长一点的男人。

邓肯几乎无法压制喉咙深处那渴望的声音。保罗看起来绝对是罪恶的化身,他的黑发被苍白的皮肤衬托得仿佛耀眼的光环,他闪闪发光的眼中不知如何兼容了欲望和无辜。邓肯把手指埋进保罗的卷发中,同时向前顶了顶,性器滑过保罗的舌头。保罗的嘴又张开了一点,他颤抖着闭上了眼睛。

邓肯不得不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屈服于加快抽送速度的冲动。

“你迟早要了我的命……”邓肯呻吟着说,而保罗的眼睛猛地睁开了。那双眼睛里似乎写着坚定。他轻轻抬起头,但手指仍然握着邓肯。有那么一会儿,他死死地盯着邓肯,然后他重新弯下身,沿着那根分身一路舔了下去。

“别说那种话,”他的声音有些模糊。

邓肯皱起了眉头,没有料到他的话会对保罗产生这样的影响。“我道歉。”他把手从保罗的头发上移开,他伸手下去,抚上了保罗的手指,让他放开握着的分身,“让我补偿你。”

保罗松开邓肯的性器,坐起身来,顺从地抬头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动作。邓肯忍不住用手捧起保罗的下巴,拇指慢慢地划过那条分明的曲线。“趴下。”他们对视了很久,最终保罗向后滑去。他脱下自己的衬衫甩到一边,转身躺了下去。他把双臂交叉举到头上,用胳膊充当枕头,这样他回头就可以看到邓肯,他的卷发随着这个动作落到了眼睛上。邓肯直起身,俯在保罗上方静静欣赏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沿着保罗的背部烙下热烈而和缓的亲吻。他宽厚的手掌沿着保罗的侧腰滑下,感受着肋骨在他的手掌下微微的突起。随着邓肯慢慢地沿着他的后背向下亲吻的动作,保罗唇边泄漏出愉悦的叹息,直到他在保罗的裤子边缘停下动作。邓肯用手指钩住带扣,稍稍抬了抬身。

“起来,”他简明扼要地说,保罗照着他的命令抬起了腰,让邓肯扯掉了他的裤子。裤子被扔在一边,接着是保罗的内裤,让他的下身裸露在微凉的空气里。

保罗的分身硬得发疼,在他的身体和床垫之间磨蹭着。邓肯的手很大,暖洋洋地覆在他的身体上,他的舌头烫得几乎不可思议。保罗的全身都渴求着它,照拂他的身上,里面——

他的思绪猝然中断了,邓肯握住了他的臀肉,拉近了自己,把他抬成双膝跪地的姿势。保罗倒抽了一口冷气,有什么黑暗的、充满欲望的东西从尾椎绽放出花朵。邓肯的手落在他的背上,保罗的问题被扼杀在他的嘴边,邓肯的舌头舔上了他的后穴。

当邓肯的舌头舔过那些带着粉红色褶皱的开口时,保罗充满渴望的呜咽也让情欲闪电般穿透了邓肯。他的性器不由自主地抽动起来,沉重地挂在两腿之间。

快乐席卷着保罗,就像雨滴在卡拉丹的丘陵和山谷中跃动,邓肯坚定地用嘴唇和舌头开拓着他,没过多久,保罗就抖得仿佛大风吹乱的树叶,试图把呻吟埋在他两臂之间的空隙里。

最终,邓肯直起身来欣赏他的杰作。保罗的小洞已经被蹂躏得肿胀而光滑,入口处水光 涟涟,像对入侵者无声的邀请。邓肯用拇指的指腹在穴口轻轻按了按,但力道还不足以打开这具年轻的身体。他俯身在保罗身上,在他的耳边哑声说:

“油?”

“嗯?”保罗发出一个有点困惑的音节作为回应,仿佛他没有听懂刚刚那个词的意思。邓肯稍稍用了点力度,慢慢地,慢慢地,拇指开始沿着保罗的后穴打着圈。保罗的喉咙里挤出一个小小的泣音。

“油。”他坚定地重复了一遍,这一次,保罗似乎终于能消化他的话了。

“抽屉,”他喘息着吐出一个词。邓肯松开保罗,伸手拉出床头柜的抽屉。他很快就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一个装着透明液体的小瓶。他回到原来的位置,打开瓶子,然后把一些粘稠的液体倒在手指上。当它们被完全包裹起来后,他用食指和中指在保罗的后穴打了个圈,然后推了进去。

感受到邓肯的手指没入他的身体时,保罗努力地抬起腰迎了上去,一声破碎的呻吟从他的唇边溢出。邓肯没花多长时间就彻底地打开了他,他早已经被邓肯的舌头舔得湿透了,内壁变得光滑而柔顺。邓肯终于抽出手指的时候,保罗发出了一声失落的悲鸣,但是当邓肯把他的身子翻过来时,悲鸣又变成了抽气。当保罗的背落回床上时,他的呼吸都要停顿了。

邓肯抬起保罗的腿,把它们架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抬头望向保罗的脸。Atreides家族的继承人看上去美得摄人心魄,黑发像深色的光环一缕缕散落在枕头上。他的嘴唇微微张开,邓肯只需俯下身来,就能索取一个亲吻。

邓肯呻吟着,终于把自己送进了保罗体内。保罗火热紧致地包裹着他的性器,邓肯不得克制住自己一口气全根没入的冲动。保罗的脸颊上浮现出浓厚的粉色,那双眼睛因为欲望而闪闪发光。邓肯让自己的目光顺着保罗的身体一路向下,看到他的分身坚挺地贴在他平坦的小腹。他的手滑过保罗纤细的大腿,直到他到达臀部,停在那里。他向前挺动了一下,开始慢慢地,慢慢地,把自己埋进保罗的深处。

保罗已经没法睁开眼了,邓肯的性器填满了他。他那么滚烫、坚硬,一切那么完美,保罗想要感受这一切。他的眼前闪现出一幅画面,那是他和邓肯在一个荒凉的地下废墟里,邓肯从背后狠狠地干他,把他抵在墙上,保罗的指甲一下下抓着石头,随着邓肯一次又一次地贯穿。

突如其来的冲击结束了,保罗猛地睁大了眼睛,那或许是记忆?他的目光颤抖着游移在房间的四周。

邓肯立刻注意到了保罗身上的变化,他放慢了速度,最终停了下来。他抚上保罗的脸颊,拉回了他的注意力,对上了他的目光。

“你还好吗?”

保罗眨了几下眼睛,在邓肯的手下放松下来,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邓肯用结实而温暖的双手摆弄着保罗,把他摆成向右侧侧卧的姿势,腿折向胸口。当邓肯把自己重新埋进保罗身体里时,两个人都呻吟出声,这一次他抽送的节奏变得缓慢而小心,不慌不忙。有一次,濒临高潮的战栗席卷了保罗,他在邓肯手下颤抖着,像一块在邓肯手里任人摆布的橡皮泥。邓肯感受到他释放的信号,他伸手下来,用粗壮的手指缠住保罗的分身。没过多久,保罗在邓肯怀里绷紧了身子,肌肉因为剧烈的释放而僵硬起来,他的性器在邓肯的拳头里抽动着,弄脏了身下的床单。邓肯停下了动作。

等到保罗的呼吸稍微平顺下来,邓肯就像往常一样准备抽身。然而这一次,保罗阻止了他。

“别走,继续。”

邓肯对上保罗的目光。

“你确定?”这是他们以前从未跨越过的界限。

尽管顶着一头揉乱了的头发,脸上带着高潮后的红晕,保罗看起来仍然坚定。“确定。”

邓肯怎么能拒绝这样的命令。他把自己重新送进保罗的身体里,后者泄露出的声音只能解读为一声愉悦的叹息。保罗温暖而顺从地在他身下打开自己,包裹着他,邓肯很快就找回了之前的速度,他在保罗的身体里深深地挺动,动作愈发流畅。他的一只手按在保罗胸口,稳定着自己的动作,他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角度,让自己的抽送逼出保罗轻柔的呜咽。一种黑暗的独占欲徘徊在他的心底,即将到来的高潮在他的耳边咆哮。保罗把自己献给了他,让他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记,也把一些东西深深刻进了邓肯的内心,一些危险和禁忌的东西。

“邓肯,求你——”保罗的呼吸颤栗着,邓肯从他身体里撤了出来。他向前倾了倾身,在这个姿势下,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凑在保罗耳边的细语。他又浅浅地把自己送回保罗的身体。

“求我什么?”

保罗在他身下扭动身体,胳膊缠上了邓肯的脖子,他张开嘴,吐出了一个音节。

“射进来。”

命令振动着冲刷过邓肯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他对此毫无反抗之力。他的视野中爆发出一片白光,达到了高潮,性器抽动着,在Atreides家的继承人身体里射了出来。他向前倒了下去,把脸埋在枕头里,彻彻底底被榨了个干净。

/

邓肯坐了起来,把腿伸到床边,俯下身去捡起他以前丢在一边的衬衫。

“让我和你一起去Arrakis。”

邓肯回头瞥了一眼。保罗也坐了起来,床单凌乱地堆在他的腰侧。他的脸上是一种坚定的表情,深色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邓肯把衬衫套在头上,直到他重新把衣服拉下来,才开了口。

“公爵大人说,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父亲说的?”保罗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但邓肯能分辨出那里隐藏的不确定。

邓肯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他拾起裤子重新穿上。当他拉上拉链的时候,他看着保罗。“我不是那个决定你去哪里的人。”

保罗听着皱了皱眉。邓肯转身走向门口。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正要打开门的那个瞬间,保罗的话让他停下了动作。

“你一定要去吗?”

邓肯从鼻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手仍然抓着门。

“你知道我必须去。” 保罗看上去有些迷茫,他孤单地坐在床上的样子,显得比实际年龄小得多。“我有我的职责,你也有你的。”保罗移开了目光,而邓肯微笑起来。“再多训练一下吧,下次你可能就能加入我了。”

保罗把目光重新移回他身上,回以一个自己的微笑。邓肯转过身去,打开了门。

“保重,”保罗说。

邓肯走出去,关上了身后的门,留下保罗一个人在房间里。这样更好。

END

发表评论

CJ

个人文库,直到我忘记续费域名或者主机之前,应该都会有效。 敬创作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