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双子米]About Memory

当我年轻时,我不曾因为这时光的飞逝而恐慌;而今天,我已经来不及恐慌。 一、写给读到这本册子的人 三十年了。 有些事情,我每一天都在回忆,但从没打算说出来或者写下来。我总是有一种错觉,有些东西一旦说出来,就再也回不去,我会丢失一些东西,它可能是我曾经有过的某种感觉,也可能是我记忆里那个面容的某个细节。不管将要丢失的是什么,这都让我觉得恐慌。 是的,我已经把所有的冷血和杀伐决断都用在了那个时候,现在…

继续阅读 [圣斗士][双子米]About Memory

[盗墓笔记][花瓶]浮云

*** 他知道自己正在梦中,因为他看见那些熟悉的脸。 在醒着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看到,因为它们已经化为红木匣里的一抔尘灰,或者伴着那些剥落的壁画和散落的宝藏,沉睡在黄土之下。那些脸的主人向他伸出手,一边流着血泪,一边向他逼近。那些声音悲鸣着:“为什么丢下我?来这里陪着我吧!” 他站在原地,却一步也不想移动,那些血染的手抓住他的衣襟,划过他的脸孔,他却感觉不到疼痛。是了,他只是在梦里。他想…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瓶]浮云

[盗墓笔记][花瓶]深流

静水流深。 这是解语花回忆起张起灵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想到的第一个词。 水是一种奇妙又有点可怕的东西,不知是不是人类的身体里70%是水的缘故,或是因为生命本诞生于海,一切广阔的水体都让人有投身其中的冲动。 喧哗的瀑布让人明白应当远离,然而一潭无波的静水总像是诱惑着人去试一试深浅,探一探水温,可是谁知道靠近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 那是静默的危险。 是的,张起灵是一个危险的人,你永远不知道他平静的面容…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瓶]深流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二章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大概是头一天接收的信息量过大,我的脑子实在没有能力消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大半夜,结果半睡半醒地做了一夜乱梦。梦里年轻时的三叔的脸,黑眼镜的脸,解连环的脸,戴着墨镜的解连环的脸,像走马灯一样交替闪过。他们咯咯笑着,七嘴八舌地叫我“小三爷”,“大侄子”,“吴邪”,中间还混进了小花苦大仇恨地叫“爹”的声音,乱七八糟毫无逻辑。我明知道自己陷在荒唐的梦里,又完全醒不过来。 终于被门外的人声惊醒的时候,我…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二章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一章 又见故人

  我以为我这一辈子也没机会见到这个人—— 如果他真的不想让我找到他。 脱口而出的“三叔”这两个字有点重,它们似乎一被说出口,就重重地砸在我心上,让我恨不得自己现在是在四川那个奇怪的山洞里,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毒得一个字说不出来才最好。 这一声叫出口,两个人都在看我,我面前的,还有门外的。 时间似乎停顿了一瞬间,就像一个荒唐的电影慢镜头,在需要一个夸张的戏剧效果的时候,它总是会出现,俗套又…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一章 又见故人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章 故人

  喊出这句话以后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自从西王母国的陨玉底下一别,我一直没有听到过这人的音讯,潜意识里总觉得他已经不在世上了,就像在云顶天宫的时候陈皮阿四那一伙手下一样,跑得快,报应来得也快,早就跟带走的那堆补给一起消失在戈壁的什么地方。 今天竟然在这见到这么一位故人,大概这也算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一看见他的脸,或者说那副不知道是墨镜还是风镜的黑眼镜,我就本能地有种“接下来恐…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章 故人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九章 不速之客

(重申:本文是接盗墓七网络连载版情节,也就是说,到“我不小心把你血管挑断了”以后,没第二次回洞里,这已经和原著产生了情节分歧,千万注意这一点,忘掉实体书后边的情节吧……) 我听见金属猛烈碰撞的声响,那是铁链被猛力拉扯继而绷到极限的刺耳摩擦声。 我的视野里慢慢有了光,照明弹的亮光照出的是深藏在长白山脉里的那条深渊。我的脚下是纵横交错的铁链,深渊的底端是万奴王的九龙抬尸棺。一切都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九章 不速之客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八章 往事并不如烟

“啊……是,”听到小花的声音,我有种长舒了一口气的感觉,“大概白天在车上睡得太久了吧。” “其实我在路上一直在想你说的话……”小花的声音从我背后极近的地方传来,在我耳边却意外地毫无真实感。他这是在说什么?我是真的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刷”地下意识地翻过身去,想看看是不是我听错了,这下正好对上小花的脸。 他看起来难得的严肃,我张了张嘴又赶紧闭上,总算没把那个“啊?”字发出声来,但脸上的表情大概已经显…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八章 往事并不如烟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七章 北京欢迎你

睡了近几个星期以来的第一个安稳觉以后,我和小花拿着两张重庆到北京的软卧票,几乎是两手空空地上了火车。K字头的车慢得要折磨死人,软卧隔间里就算关了门也依旧隔不住震天价响的呼噜和孩子的哭闹,没有尽头的人声和无限循环的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混合在一起,让人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干点什么。唯一值得欣慰的事,大概就是四张床的隔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空间还算很宽裕。于是小花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插着充电器玩他的手机,我…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七章 北京欢迎你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六章 重庆

第六章 重庆 小花的伙计来得比我预想的要快。在高速路边的田里吹了半个小时的风之后,一辆不太显眼的黑色福特终于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驾驶室跳下一个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戴眼镜的年轻人,对着小花叫了声东家,恭恭敬敬地拉开了后车门——这种时候也不知道到底该说花爷治下有方呢,还是该说老九门这一套简直跟日本黑社会一样。不过我们好歹算是可以平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该感激解家这种高效率和几乎所有意外状况都要计算到的…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六章 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