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猎盾]Closer to flying (原作:Odsbodkins)

SamWilson以为他有个相当管用的gay达。考虑到他长大的那种环境,后来又是军队,完美的gay达可是个生存的必备条件。 现在他得把形容词改成“有个对特定人来说相当管用的gay达”了,因为他从来一点都没感觉到美国队长可能是gay的迹象,直到他遇到那个人的时候。第一次被扣圈的时候,他的gay达biubiubiu地狂响得简直要爆掉了,但他只是把它归为了痴心妄想的结果。 然而事与愿违,他的gay达还…

继续阅读 [漫威][猎盾]Closer to flying (原作:Odsbodkins)

[漫威][冬盾]Don’t Care About Right, I Remember Loving You(原作:awanderingmuse)

梗概: 本文源于Tumblr 上blandmarvelheadcanons的这个脑洞:“一个晚上,Bucky烂醉着回到家,发表了一大篇关于他如何不在乎社会怎么看的慷慨激昂的演讲。他全心全意地爱着Steve,想要跟他结婚。时至今日,Steve知道他们现在严格来说还是处于婚约之下。”     又一波剧烈的咳嗽折磨着他骨瘦如柴的身体,Steve在毛毯下蜷缩得更紧了。他其实没有那么虚…

继续阅读 [漫威][冬盾]Don’t Care About Right, I Remember Loving You(原作:awanderingmuse)

[漫威][猎盾猎]Knowing了然于心(原作:astolat)

Summary: Sam一直搂着他,轻轻抚摸着他的背:“别担心,man,我们能搞定的。”突然之间Steve对此深信不疑:他和Sam总会找到什么办法来弄清一切。   Steve猛然惊醒过来,还没睁开眼睛就先下意识地抓住了入侵者的胳膊,然后他意识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身体小得有点古怪;再然后,他发现自己正和一个小姑娘的一双愤怒暴躁的眼睛对瞪着,她看上去大概也就六岁大,怒气冲冲的样子显得一团糟…

继续阅读 [漫威][猎盾猎]Knowing了然于心(原作:astolat)

[漫威][猎盾]Maybe Home Is Somewhere I’m Going(原作:astolat)

梗概: 距离亚特兰大大约五十公里的时候,Sam动了动身子,打着呵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醒了过来。“早啊,”Steve说: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但这条双车道的公路还相当空旷,一点稀薄的晨雾低低地笼罩在柏油路和树丛之间。 注: 万分感谢Cesperanza和lim的beta!题目引用自Warsan Shire(译者注:全句应该是Maybe home is somewhere I’m going and ne…

继续阅读 [漫威][猎盾]Maybe Home Is Somewhere I’m Going(原作:astolat)

[楚留香][楚萧]清明时雨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明月山庄,本是群山环抱的一颗明珠,黄山世家一时风头无两,如今却是院落之中荒草丛生,琉璃瓦片尽染尘埃,一派萧条景象。 清明时节正是乍暖还寒,在这荒无人烟的山庄之外,山腰上有孤零零的一树梨花将开未开,经了白日里一场凄风苦雨,被吹落得仿佛一地白霜。半轮月亮爬过远山,透过尚未散尽的薄云,勉强地在老树身边投下一片朦胧的光。那树下的阴影里,…

继续阅读 [楚留香][楚萧]清明时雨

[楚留香][魂菲]非我族类

  *** 第一次见到爱懿菲的时候,自己是吓得倒退了一步的。 魂帝站在长白山最高的那座峰顶时,突然想起了二十年前的情境。 *** 那是他被送上华山第一天,掌门师父可能是怕小孩子刚没了爹娘想不开,亲自带着才八岁的新徒弟四处转悠,认认地方,见见师兄师姐。走到龙渊的时候,一个和他身量差不多的孩子正好在那里濯剑,师父叫了一声爱懿菲,那个孩子回过头来看他们,额上是一片紫色的妖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继续阅读 [楚留香][魂菲]非我族类

[阴阳师][荒天]成人礼

警告:二鱼一狗字面意义上的3P,没逻辑。 如果你有一对六星荒川和大天狗,又抽到一个荒川二号   01 跨过院门的时候,荒川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深秋的平安京已经很冷了,这处别院保持着和安倍晴明住处一样的风格,任由草木随着时令的变化恣意地生长,鲜有刻意的雕饰。到这个季节的时候,院落便呈现了一派荒芜的景象。月到中天,惨白的月光洒在开始发黄的草叶上,像是初冬的霜花提前铺上了地面。枫树上染着斑驳…

继续阅读 [阴阳师][荒天]成人礼

[阴阳师][荒天]逢魔时

预警: 现代双律师AU,不是OOC,是根本没有C。 设定荒川40岁左右,狗子比他小一轮有找。 式神们的称呼放在现代背景下真是让我浑身难受,我很忍不了,大家姑且忍忍。     “荒川。” 办公室的门无声地滑开了。荒川闻声抬起头,面前是一张意料之外的脸。 大天狗没有敲门,甚至没有用敬语。荒川认识他大概有五年了?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我现在可以这么叫你了吧?”大天狗拉开了椅子,…

继续阅读 [阴阳师][荒天]逢魔时

[阴阳师][荒天]逐流

01 这一年的卯月比往年更冷一些,上个月的一场冰雨下来,山樱刚要冒头的花苞险些冻坏,但即便如此,春天的脚步还是不可阻挡地降临在了山间。山顶的积雪快要化尽了,冷泉潺潺地流过溪谷,浸润了干涸一冬的土地,裹挟着一点迟来的复苏的味道,汇入山外的河流。 山腰深处的竹林环抱着一汪碧水,山溪顺着一方凸出的山岩倾泻下来,像一张不疏不密的珠帘,垂进幽静的深潭。到了雨水丰沛的季节,这里或许会变成一处小小的瀑布,但在…

继续阅读 [阴阳师][荒天]逐流

[盗墓笔记][花邪]长河落日(红霞街四十九号续篇)

第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吴家的新当家死了。 吴二白的灵堂才刚撤掉不久,怕是连白布黑纱这些东西都不用换,要是旧的还没来得及烧,直接拎出来原样摆上,黑相框里换一张照片就已经很完满。 解语花手里拈着三支线香站在那里,细细的白烟缭绕着,空气里是烟火和灰烬的气味,比死的味道更蹉跎。解语花的眼前是吴邪放大的脸。黑色的木框里框着那张灰白色的照片,他的眼神看上去有点迷茫,就像冬天的末尾里他们在红霞街的尽头擦身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长河落日(红霞街四十九号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