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花邪]长河落日(红霞街四十九号续篇)

第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吴家的新当家死了。 吴二白的灵堂才刚撤掉不久,怕是连白布黑纱这些东西都不用换,要是旧的还没来得及烧,直接拎出来原样摆上,黑相框里换一张照片就已经很完满。 解语花手里拈着三支线香站在那里,细细的白烟缭绕着,空气里是烟火和灰烬的气味,比死的味道更蹉跎。解语花的眼前是吴邪放大的脸。黑色的木框里框着那张灰白色的照片,他的眼神看上去有点迷茫,就像冬天的末尾里他们在红霞街的尽头擦身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长河落日(红霞街四十九号续篇)

[盗墓笔记][花邪][二花]红霞街四十九号

全架空警告,CP混乱警告,三观不正警告 第一章 红霞街 红霞街有个俗气又漂亮的名字。 日落的时候,往这条窄窄的街的尽头看去,宽广的江面上就是一片红霞。也是在那个时候,就会有花枝招展的流莺倚在那条石板路边,朝着来往的男人轻轻地笑。那些街边的老洋房,也总会推开了雕花的窗子,点起了昏黄的灯,暧昧又矜持地引诱着人。在这座高楼林立的城里,它仿佛是脱离了时代的存在,狭窄的石板路,二层的小洋房,就像老北京的胡…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二花]红霞街四十九号

[盗墓笔记][花邪]代价

郑重警告:内有灌肠、拳交内容,鉴于变态性行为可能引起阅读者严重不快,未满18岁请勿观看本文, OOC严重,请慎重选择是否继续阅读。 关掉花洒,吴邪愣愣地赤裸站在浴室里。四下氤氲着温暖的水汽,虽然身上还滴着水珠,到也并没有让他觉得冷。在寂静无声的室内,玻璃门上的敲击声显得格外清脆明晰。 “诶……?!” “等等”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的时候,门已经被推开了。 “洗好了?”解语花好整以暇地倚着门框站着,手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代价

[盗墓笔记][花邪]缭乱

北方的九十月份,正是一场秋雨一场凉的时候。接连下了半个星期的雨,好不容易有了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阳光虽说好了,风却依旧是大,一路上冷飕飕吹得人脸上发疼手上冰凉。吴邪搓着手站在那座看上去颇有些年头的灰色三层建筑底下,仰起头打量着那块黑底白字写着“图书馆”的牌匾,在“他妈的怎么这么偏”和“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之间默默权衡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的“他妈的终于找到了”,低声骂了出来。 小花读的这所大…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缭乱

[盗墓笔记][花邪]玫瑰

夏末的北京依旧有点热,吴邪敞着浴袍的前襟歪在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偶尔听进一句猪肉价格涨幅稳中有降,心下不以为然地想涨的慢了点不也是涨嘛,有什么好开心的,下一条就是本季度CPI再创新高,听不懂,索性不管了。 下午那会儿他还在西湖边上铺子里跟伙计切着西瓜,小花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今天在佳士得成了件大买卖,要不要来玩两天。 虽然才刚回杭州没多久,不过既然小花难得开口,不如再到北京呆上…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玫瑰

[盗墓笔记][花邪]春风沉醉的晚上

  这是我们在巢里度过的第七个晚上。 傍晚时分,山里下了一阵小雨。这个季节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一刻钟的功夫,天边就又可以看到红彤彤的火烧云了。雨后的山顶上,连山风也暂时歇了下去,春末的空气充满了惬意的温暖和潮湿。此情此景其实不失为浪漫,只可惜时间不对,身边的人更不太对。 这些天里我也曾经试着和小花聊聊小时候的事情,毕竟即使冷场也不会觉得很尴尬,可和自己的青梅竹马朝夕相对一个星期,不谈…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春风沉醉的晚上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二章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大概是头一天接收的信息量过大,我的脑子实在没有能力消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大半夜,结果半睡半醒地做了一夜乱梦。梦里年轻时的三叔的脸,黑眼镜的脸,解连环的脸,戴着墨镜的解连环的脸,像走马灯一样交替闪过。他们咯咯笑着,七嘴八舌地叫我“小三爷”,“大侄子”,“吴邪”,中间还混进了小花苦大仇恨地叫“爹”的声音,乱七八糟毫无逻辑。我明知道自己陷在荒唐的梦里,又完全醒不过来。 终于被门外的人声惊醒的时候,我…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二章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一章 又见故人

  我以为我这一辈子也没机会见到这个人—— 如果他真的不想让我找到他。 脱口而出的“三叔”这两个字有点重,它们似乎一被说出口,就重重地砸在我心上,让我恨不得自己现在是在四川那个奇怪的山洞里,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毒得一个字说不出来才最好。 这一声叫出口,两个人都在看我,我面前的,还有门外的。 时间似乎停顿了一瞬间,就像一个荒唐的电影慢镜头,在需要一个夸张的戏剧效果的时候,它总是会出现,俗套又…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一章 又见故人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章 故人

  喊出这句话以后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自从西王母国的陨玉底下一别,我一直没有听到过这人的音讯,潜意识里总觉得他已经不在世上了,就像在云顶天宫的时候陈皮阿四那一伙手下一样,跑得快,报应来得也快,早就跟带走的那堆补给一起消失在戈壁的什么地方。 今天竟然在这见到这么一位故人,大概这也算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一看见他的脸,或者说那副不知道是墨镜还是风镜的黑眼镜,我就本能地有种“接下来恐…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十章 故人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九章 不速之客

(重申:本文是接盗墓七网络连载版情节,也就是说,到“我不小心把你血管挑断了”以后,没第二次回洞里,这已经和原著产生了情节分歧,千万注意这一点,忘掉实体书后边的情节吧……) 我听见金属猛烈碰撞的声响,那是铁链被猛力拉扯继而绷到极限的刺耳摩擦声。 我的视野里慢慢有了光,照明弹的亮光照出的是深藏在长白山脉里的那条深渊。我的脚下是纵横交错的铁链,深渊的底端是万奴王的九龙抬尸棺。一切都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九章 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