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楚萧]清明时雨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明月山庄,本是群山环抱的一颗明珠,黄山世家一时风头无两,如今却是院落之中荒草丛生,琉璃瓦片尽染尘埃,一派萧条景象。 清明时节正是乍暖还寒,在这荒无人烟的山庄之外,山腰上有孤零零的一树梨花将开未开,经了白日里一场凄风苦雨,被吹落得仿佛一地白霜。半轮月亮爬过远山,透过尚未散尽的薄云,勉强地在老树身边投下一片朦胧的光。那树下的阴影里,…

继续阅读 [楚留香][楚萧]清明时雨

[楚留香][魂菲]非我族类

  *** 第一次见到爱懿菲的时候,自己是吓得倒退了一步的。 魂帝站在长白山最高的那座峰顶时,突然想起了二十年前的情境。 *** 那是他被送上华山第一天,掌门师父可能是怕小孩子刚没了爹娘想不开,亲自带着才八岁的新徒弟四处转悠,认认地方,见见师兄师姐。走到龙渊的时候,一个和他身量差不多的孩子正好在那里濯剑,师父叫了一声爱懿菲,那个孩子回过头来看他们,额上是一片紫色的妖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继续阅读 [楚留香][魂菲]非我族类

[阴阳师][荒天]成人礼

警告:二鱼一狗字面意义上的3P,没逻辑。 如果你有一对六星荒川和大天狗,又抽到一个荒川二号   01 跨过院门的时候,荒川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深秋的平安京已经很冷了,这处别院保持着和安倍晴明住处一样的风格,任由草木随着时令的变化恣意地生长,鲜有刻意的雕饰。到这个季节的时候,院落便呈现了一派荒芜的景象。月到中天,惨白的月光洒在开始发黄的草叶上,像是初冬的霜花提前铺上了地面。枫树上染着斑驳…

继续阅读 [阴阳师][荒天]成人礼

[阴阳师][荒天]逢魔时

预警: 现代双律师AU,不是OOC,是根本没有C。 设定荒川40岁左右,狗子比他小一轮有找。 式神们的称呼放在现代背景下真是让我浑身难受,我很忍不了,大家姑且忍忍。     “荒川。” 办公室的门无声地滑开了。荒川闻声抬起头,面前是一张意料之外的脸。 大天狗没有敲门,甚至没有用敬语。荒川认识他大概有五年了?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我现在可以这么叫你了吧?”大天狗拉开了椅子,…

继续阅读 [阴阳师][荒天]逢魔时

[阴阳师][荒天]逐流

01 这一年的卯月比往年更冷一些,上个月的一场冰雨下来,山樱刚要冒头的花苞险些冻坏,但即便如此,春天的脚步还是不可阻挡地降临在了山间。山顶的积雪快要化尽了,冷泉潺潺地流过溪谷,浸润了干涸一冬的土地,裹挟着一点迟来的复苏的味道,汇入山外的河流。 山腰深处的竹林环抱着一汪碧水,山溪顺着一方凸出的山岩倾泻下来,像一张不疏不密的珠帘,垂进幽静的深潭。到了雨水丰沛的季节,这里或许会变成一处小小的瀑布,但在…

继续阅读 [阴阳师][荒天]逐流

[盗墓笔记][花邪]长河落日(红霞街四十九号续篇)

第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吴家的新当家死了。 吴二白的灵堂才刚撤掉不久,怕是连白布黑纱这些东西都不用换,要是旧的还没来得及烧,直接拎出来原样摆上,黑相框里换一张照片就已经很完满。 解语花手里拈着三支线香站在那里,细细的白烟缭绕着,空气里是烟火和灰烬的气味,比死的味道更蹉跎。解语花的眼前是吴邪放大的脸。黑色的木框里框着那张灰白色的照片,他的眼神看上去有点迷茫,就像冬天的末尾里他们在红霞街的尽头擦身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长河落日(红霞街四十九号续篇)

[盗墓笔记][花邪][二花]红霞街四十九号

全架空警告,CP混乱警告,三观不正警告 第一章 红霞街 红霞街有个俗气又漂亮的名字。 日落的时候,往这条窄窄的街的尽头看去,宽广的江面上就是一片红霞。也是在那个时候,就会有花枝招展的流莺倚在那条石板路边,朝着来往的男人轻轻地笑。那些街边的老洋房,也总会推开了雕花的窗子,点起了昏黄的灯,暧昧又矜持地引诱着人。在这座高楼林立的城里,它仿佛是脱离了时代的存在,狭窄的石板路,二层的小洋房,就像老北京的胡…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二花]红霞街四十九号

[盗墓笔记][花邪]代价

郑重警告:内有灌肠、拳交内容,鉴于变态性行为可能引起阅读者严重不快,未满18岁请勿观看本文, OOC严重,请慎重选择是否继续阅读。 关掉花洒,吴邪愣愣地赤裸站在浴室里。四下氤氲着温暖的水汽,虽然身上还滴着水珠,到也并没有让他觉得冷。在寂静无声的室内,玻璃门上的敲击声显得格外清脆明晰。 “诶……?!” “等等”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的时候,门已经被推开了。 “洗好了?”解语花好整以暇地倚着门框站着,手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代价

[盗墓笔记][邪花]夜色深处

  吴邪三十岁生日那天,在杭州不大不小地操办了一场——地方没选在隔壁的楼外楼,不是因为嫌它难吃又死贵,是吴邪不想坐下就想起阿宁。 刚从广西回来那年,解语花来杭州看过他,两个人其实进过一次楼外楼,坐在桌前等着上菜的功夫,吴邪不知怎的对着那空桌子就想起跟胖子和阿宁吃的那最后一顿正经饭来。 他花了不知多久把那个“阿宁像刚经历完三年自然灾害一样地吃,他自己和胖子干看着”的故事跟解语花讲了一遍。…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邪花]夜色深处

[盗墓笔记][花邪]缭乱

北方的九十月份,正是一场秋雨一场凉的时候。接连下了半个星期的雨,好不容易有了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阳光虽说好了,风却依旧是大,一路上冷飕飕吹得人脸上发疼手上冰凉。吴邪搓着手站在那座看上去颇有些年头的灰色三层建筑底下,仰起头打量着那块黑底白字写着“图书馆”的牌匾,在“他妈的怎么这么偏”和“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之间默默权衡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的“他妈的终于找到了”,低声骂了出来。 小花读的这所大…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缭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