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花邪][二花]红霞街四十九号

全架空警告,CP混乱警告,三观不正警告 第一章 红霞街 红霞街有个俗气又漂亮的名字。 日落的时候,往这条窄窄的街的尽头看去,宽广的江面上就是一片红霞。也是在那个时候,就会有花枝招展的流莺倚在那条石板路边,朝着来往的男人轻轻地笑。那些街边的老洋房,也总会推开了雕花的窗子,点起了昏黄的灯,暧昧又矜持地引诱着人。在这座高楼林立的城里,它仿佛是脱离了时代的存在,狭窄的石板路,二层的小洋房,就像老北京的胡…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二花]红霞街四十九号

[盗墓笔记][花邪]代价

郑重警告:内有灌肠、拳交内容,鉴于变态性行为可能引起阅读者严重不快,未满18岁请勿观看本文, OOC严重,请慎重选择是否继续阅读。 关掉花洒,吴邪愣愣地赤裸站在浴室里。四下氤氲着温暖的水汽,虽然身上还滴着水珠,到也并没有让他觉得冷。在寂静无声的室内,玻璃门上的敲击声显得格外清脆明晰。 “诶……?!” “等等”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的时候,门已经被推开了。 “洗好了?”解语花好整以暇地倚着门框站着,手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代价

[盗墓笔记][邪花]夜色深处

  吴邪三十岁生日那天,在杭州不大不小地操办了一场——地方没选在隔壁的楼外楼,不是因为嫌它难吃又死贵,是吴邪不想坐下就想起阿宁。 刚从广西回来那年,解语花来杭州看过他,两个人其实进过一次楼外楼,坐在桌前等着上菜的功夫,吴邪不知怎的对着那空桌子就想起跟胖子和阿宁吃的那最后一顿正经饭来。 他花了不知多久把那个“阿宁像刚经历完三年自然灾害一样地吃,他自己和胖子干看着”的故事跟解语花讲了一遍。…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邪花]夜色深处

[盗墓笔记][花邪]缭乱

北方的九十月份,正是一场秋雨一场凉的时候。接连下了半个星期的雨,好不容易有了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阳光虽说好了,风却依旧是大,一路上冷飕飕吹得人脸上发疼手上冰凉。吴邪搓着手站在那座看上去颇有些年头的灰色三层建筑底下,仰起头打量着那块黑底白字写着“图书馆”的牌匾,在“他妈的怎么这么偏”和“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之间默默权衡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的“他妈的终于找到了”,低声骂了出来。 小花读的这所大…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缭乱

[盗墓笔记][花邪]玫瑰

夏末的北京依旧有点热,吴邪敞着浴袍的前襟歪在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偶尔听进一句猪肉价格涨幅稳中有降,心下不以为然地想涨的慢了点不也是涨嘛,有什么好开心的,下一条就是本季度CPI再创新高,听不懂,索性不管了。 下午那会儿他还在西湖边上铺子里跟伙计切着西瓜,小花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今天在佳士得成了件大买卖,要不要来玩两天。 虽然才刚回杭州没多久,不过既然小花难得开口,不如再到北京呆上…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玫瑰

[盗墓笔记][花邪]春风沉醉的晚上

  这是我们在巢里度过的第七个晚上。 傍晚时分,山里下了一阵小雨。这个季节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一刻钟的功夫,天边就又可以看到红彤彤的火烧云了。雨后的山顶上,连山风也暂时歇了下去,春末的空气充满了惬意的温暖和潮湿。此情此景其实不失为浪漫,只可惜时间不对,身边的人更不太对。 这些天里我也曾经试着和小花聊聊小时候的事情,毕竟即使冷场也不会觉得很尴尬,可和自己的青梅竹马朝夕相对一个星期,不谈…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花邪]春风沉醉的晚上

[圣斗士][拉米]索兰尼亚的睡前故事

索兰尼亚(注一)的睡前故事 Warning:全体兽化,慎入。 真·双子、疑似·撒米、伪·拉隆、真·拉米,慎入   我的孩子们啊,这是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在那个时候啊,诸神还眷顾着我们的克莱恩(注二),大灾变(注三)的阴影还远没有诞生,就连传说里修玛(注四)的巨龙战争啊,也是要过上好几个千年之后的事情了。 在那个时候啊,三个种族的精灵还同在广袤的森林里歌咏日月星辰;高山矮人和…

继续阅读 [圣斗士][拉米]索兰尼亚的睡前故事

[圣斗士][米妙] 突然之间

卡妙是个以写字为生的人,这是他自己说的。 “谁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算作家。如果只有面目可憎,满口人生哲理、社会现实、生活感悟的人才能叫作家,我还是算了吧。” “我只是个靠卖字混日子的人。” 这也是他自己说的。 卡妙所做的,是把眼前的世界当作空白的幕布,用最疏离最冷淡的语言,把头脑里零碎的片断勾在上面。 那些文字,没有感情,没有倾向,没有观点。空虚的残忍的,都是事实。 有人喜欢卡妙的文字,它让人触目惊…

继续阅读 [圣斗士][米妙] 突然之间

[圣斗士][米妙]谁是谁的谁

I run into you, in a nice spring morning. 春天的太阳总是很好。 慢悠悠地走在难得的阳光下,卡妙莫名其妙地觉得颇为不爽。 随手把手里拿的苹果抛弃再接住,走在通往露天洗手池的路上,脑子在暖融融得有点过分的太阳底下变得空荡荡。 “砰!” “啪!” 有什么东西从身边高速掠过,肩膀被重重撞了一下,视野里的建筑迅速地消失着,代之以高速放大的水泥路面的灰色。当卡妙处于…

继续阅读 [圣斗士][米妙]谁是谁的谁

[圣斗士][撒米]Songs of Innocence

我不知道自己出生什么地方。或许是在希腊东方的某个小镇上,那里有绵延的山脉和漫漫的黄沙。 在我模糊的记忆里,有一个破败的小教堂,如果我必须有一个称为“家”的容身之处,应该就是那座风吹沙蚀已经不成样子的灰黄的建筑。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据说这里曾经有一个修女和不知从哪里来的男人生下一个孩子,那个男人带走她又抛弃她,她只有孤身一人回到这仁慈的教堂里,然后像许多贫穷的可怜人一样,死于生产。 作为这次不…

继续阅读 [圣斗士][撒米]Songs of Inno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