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冬盾]The Courtship of Steve Rogers 智娶队长(原作:tolieawake)

Summary:
又名:冬兵智取美国队长,Bucky Barnes谨守尾生之信(这章回小说风的翻译是什么鬼)
OR,
How the Winter Soldier caught Captain America, and Bucky Barnes kept a 70-year-old promise.

梗概
“如果可以,”Bucky在身下屋顶硬邦邦的混凝土上伸展着四肢,手臂交叠着枕在脑后,“我要带你去跳舞”。
“冬兵,”Fury说着,把文件夹甩到桌上,“明天晚上要完成一次暗杀任务。”
“暗杀谁?”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了解的全部信息,就是这次暗杀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发生。”
“那么,队长,”Tony问,“你准备好跳舞了吗?”

第一章:七十年前

“如果可以,”Bucky在身下屋顶硬邦邦的混凝土上伸展着四肢,手臂交叠着枕在脑后,“我要带你去跳舞”。他转过头看着Steve,对他咧着嘴笑。

“什么?”Steve皱着眉头,大笑着反问。时间正是仲夏,空气温暖地包裹着他们,Bucky脱得只剩贴身的汗衫。有那么一会儿,他的小臂和二头肌吸引了Steve的注意,接着他掠过了视线,和Bucky目光相接。楼顶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摊平在屋顶,试图捕捉一点细微的凉风。

Bucky耸了耸肩。“我要带你去跳舞,”他说道,“出去吃顿饭,没准去个剧院——那就是有钱人干的事,对吧?”他笑起来,一边挤了挤眼睛,一边用自己的肩膀顶了顶Steve的。

Steve撞了回去。

“去酒吧,跳跳舞,”Bucky接着说下去。

“哈?又跳舞?”

“当然啦,我喜欢跳舞。”

Steve大笑起来。“你当然喜欢,”他笑道。“你就擅长这个。”

Bucky再次耸了耸肩。“这完全是舞伴的问题,”他说,“你和我,我们从来都是最好的舞伴。”

“你这么说只是因为我跳舞都是你教的。”

“那也一样嘛。”

“马屁精。”

“我要给你买花——”

“我又不是小姑娘——”

“带你去野餐,去个好地方。然后我要向你求婚。”

“Buck——”

“然后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你一说‘好的’,我们就结婚,就在公园里。从此以后没人能再把我们分开。”

Steve用力吞了一下口水,眨着眼睛努力逼回眼中将要涌出的潮湿。“就那么确定我会答应?”他问。

“当然了,”Bucky答道。“我只是告诉你我要先追求你。走完流程。就没人会说Bucky Barnes对Steve Rogers不够好了。况且,你从来不能对我说不。”

Steve哼了一声,但那更像是一声哽咽。“我确实不能,”他答道,他们都知道这千真万确。
第二章:我要带你去跳舞

“我要带你去跳舞。”

“冬兵,”Fury说着,把文件夹甩到桌上,“明天晚上要完成一次暗杀任务。”Steve把文件拨向自己,翻开封面。里面只有两张纸,白纸黑字,一张看起来像是只手臂的示意图。他皱起眉。

“那个,”Fury看到了Steve的眼神,接着说,“就是我们所知的关于他的全部信息。”“全部?”
Steve难以控制语调中的震惊。

“全部。”Fury重复了一遍。

“你是认真的?”Tony越过Steve的肩膀用一根手指翻动着档案问。“你经营着大概是世界最大的情报机构,然后这就是你拿到的一个人的全部信息?”他侧过头试图阅读。

目前状态:未知。
击杀数量:未确定。仅统计至六十年代。
现从属机构:未知。
前从属机构:红房子(前苏联)

Steve 从他们面前的概要信息中抬起眼睛望向Fury。“我们需要知道什么?”他问。

“比我能告诉你的多得多,”头儿答道。”冬兵一般被认为是个情报界的鬼故事。某种意义上类似间谍中的夜魔什么的。”

“为什么?”Tony问道,”他有什么屌的?”

“他每次都能完成任务,”Fury答道,”然后又消失。有时是几天,有时是几个星期,有时是几个月,有时是几年。唯一能确认的目击都是在任务中的。其余时间,就像他不存在一样。”
“他……”Steve问道,“我是说,存在吗?或者只是个头衔,在杀手之间代代流传?”

“他存在,”Natasha第一次开了口。她甚至没有靠近过那个文件夹,Steve向她投去一个关切的眼神。作为回应,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短暂而紧绷的笑。

“Nah,不可能,”Tony又拨了拨文件,答道。“这里说他第一次确认的刺杀是在六十年代。如果是同一个人,他现在应该很老了,老得不可能还到处乱跑杀人。”

Natasha耸耸肩。“他存在”,她重复了一遍。Clint瞄了她一眼,但什么也没说。

“所以我们到底为什么得了解他?”Steve转向Fury,问。“如果他只在要完成任务的时候才出现的话。”

“情报显示他就要出任务了,没错,”Fury确认道。“某人,某地,决定给我们提个醒,让我们知道冬兵明天晚上要完成一次暗杀。”

“谁?”

“我们也不知道。”Fury皱了皱眉,看起来十分不爽。“我们了解的全部信息,就是这次暗杀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发生。”他把另一个文件夹扔在桌上。Steve探身翻开了它,Tony吹了声口哨。

“还挺时髦的嘛,”他说。

“什么?你去过那儿?”Steve问道。Tony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我的菜,”他答道,“不过,嘿,没准是你的菜,老爷爷。”

“我们关于冬兵的情报显示,他身材中等,深色头发,有一条金属手臂。”

“不好意思再说一遍?”Tony问。

“你没听错,Stark,”Fury回答。他用剩下的那只好眼睛盯着所有人。“这或许是我们本世纪内抓到这家伙的最好机会了,”他说。“别让我失望。”

Steve皱着眉把舞会大厅的照片拖向自己,着手研究周围的情况信息。“然后我们完全不知道他要干掉谁?”他问。

“只知道他们会到场,某个地方,明天晚上,”Fury确认。

Steve点了点头。“Hawkeye, Iron Man,”他说,“我们需要你们留在场外。Hawkeye,明天你能宏观把握这个区域吗?找出有利位置,然后自己占据一个。看看你能不能推断出他会从哪里开枪。”Clint点了点头。Steve转向Tony。“我们需要Iron Man作为空中支援。从上面盯着点,准备好如果需要就降落。”

“没问题,队长。”Tony答道。

Steve用手指敲着文件,考虑着其他的选项。“Widow和我负责潜入内部。试试判断他的目标是谁,然后从那边提供支持。”他瞟了Bruce一眼。“如果待在里边你觉得怎么样?”他问。

Bruce露出一个迟疑的微笑。“老实说么?”他答道,“我不觉得有人要开枪的时候你们会想让另一个我在射程内的。”

Steve点点头。“Thor下周之前都不会回来,”他补充道,接着望向Fury。“后方支援呢?”他问。

“所有员工都会换成特工,”Fury告诉他们,“周围的街道上也会安排特工。你们可以通过对讲机联系。我们不确定冬兵掌握什么技术,有的时候他的手法很直接,一枪爆头,搞定;有的用到了高端技术,或者更近距离个性化的手法。所以,还是要做多手准备。”

Steve点点头,站起身来。

“那么,队长,”Tony问,“你准备好跳舞了吗?”

Steve正伸手去拿文件,在那么一瞬间,他僵住了。“队长?”Tony问。

Steve拿起文件,甩了甩头,转身准备离开。“取决于舞伴,”他答道,大步走出了房间。

**

穿着Stark不知从哪里搞来的西装(说实话,还有那么点好奇它怎么那么适合他),Steve拉了拉脖子上的领带。

“你看起来不错,”Natasha的声音在他耳边悄悄说。

Steve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走进屋里。“那也不代表它舒服,”他轻声答道,他知道他的对讲机能收得到。

他环视着大厅,舞厅的内部和他准备任务时研究过的照片一样。绵延的楼梯通往环绕大厅的包厢,然后是位于在包厢下方的酒吧,比他从前去过的任何一家酒吧都时髦得多。再然后是光亮的橡木门,它们通往休息室。然后是小小的圆桌,围绕了开阔的舞池。还有一个小舞台,现场乐队就站在那上面。

他看不到Natasha,但他没有试着找她。她一定是在哪里和人交际,以一种Steve不觉得自己学得来的方式,让自己完全融进环境里。不过他还是可以试试。

穿过其他打扮阔绰的顾客,Steve走向一张小圆桌,靠近墙边,远离舞池。他坐下来,靠进椅背里,让目光扫过整个房间。

除了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冬兵长得什么样以外,他们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他的目标是谁。要阻止一个顶级杀手,甚至不知道杀手的样子,或者谁是目标——他们唯一知道的就只剩下地点。

夜幕才刚刚降临,Steve能观察所有的顾客,仔细研究他们。看着每一个人,他都在想,他们会不会是那个潜在的目标。他看见了Natasha,她正柔声和什么人说着话,开怀大笑,头微微仰起,然后优雅地掠开,轻而易举地消失在舞厅里,尽管她穿着显眼的红裙。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入场。乐队的音乐从轻柔的拨弦,变成了很适合跳舞的那种。

“我听到音乐声起了——如果你管那个叫音乐的话,”Tony说,他的声音清晰地从耳麦里传到Steve耳边。“你要跳舞吗?”

Steve在想起来阻止自己之前,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这么答复一个不在场的人一点用处也没有。“我不觉得现在是个好时机,”他答道。

“我可不知道,”Natasha插进来,“这没准能给他的‘融入’任务带来一点帮助。”即使看不见她,Steve都能听出她声音里的笑意。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递给他一杯酒,他接了过来,拿在手里。一些人穿到舞厅中央,开始跳舞。“没有舞伴,”他说着,啜了一口酒。

“那就找一个,”Tony说。Steve能听到背景音里西装窸窸窣窣的声音。“没那么困难。就眨眨你婴儿蓝的眼睛,笑得好看点,我打包票就有人吃你彻头彻尾的美国代言人的那一套。”他顿了顿。“你会跳舞吧?”

“会,”Steve说。“我会跳舞。”他垂下眼睛看着桌面。

“来吧Stevie,容易着呢。”

“我不知道,Bucky。你知道我……,我也想,但是——”

“那咱们慢慢来。你已经有几天没咳嗽过了。你能做到的。不会太剧烈,我保证。”

Steve强迫自己站起身,把饮料拿在手中,在舞厅里徘徊,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知道他在做什么,研究着擦肩而过的每个人。

“那看起来不像跳舞,”Tony评价道。

“还是没有舞伴,”Steve喃喃地说。他走过酒吧,刻意从坐在那里的一个浅黑皮肤的女人身上移开了视线,她的头发有着和Bucky一样的暗色。如果纵容一下自己,他能在那里每个深色头发的人身上看到自己朋友的影子。

走回桌边,Steve坐了下来。他眼角瞟到的一团飞舞的红色让他知道,至少Natasha采纳了Tony的建议开始跳舞了。

“有什么动静吗?”他问。

“从这看没什么,”Tony马上回了话,“另外我能不能说任务期间禁止音乐这事让事情都无聊透了?所以拜托了,干点有意思的事缓解一下我的无聊吧。跳个舞,跟谁说说话。我不知道。唱个歌。”

Steve做了个苦相——他希望Howard没有留下那么多“美国队长”纪念品,或者至少Tony没见过他“歌舞团妹子”时代的录影。

“没有动静,”Clint报告道,待命期间他的声音总是沉着稳定。

“镜头里没有异状,”Bruce补充道。他正在Stark(复仇者)大厦,监视着这座建筑里的监控摄像机。

“我就说嘛,”Tony抱怨道。“这事完全无聊透了。你觉得能搞出一场斗殴或者什么的吗?嘿,没准Nat可以让几个家伙为她打一架?”

控制着翻白眼的冲动,Steve再次环视了整个舞厅。

Natasha那边没有答复,不过如果她看到了什么,她会让他知道。

“哦看呐,”Tony突然说,声音愉悦地高了起来。“没准我们今天晚上能有点娱乐了。”

“什么?”Steve问。Tony大笑起来。

Bruce叹了口气。“有个男人冲着你过来了,”他说。Steve僵了一下,从警戒模式调到了高度警戒。

“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冲你来了’,队长,”Tony说。“你可能到底还是得跳点舞娱乐一下我了。”

Nat的笑声席卷了整条线路,Steve花了一小会儿在舞池里搜寻她轻盈的身姿,接着转回视线去看是谁在接近他。他僵住了。

他的呼吸滞在胸口,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就像自己马上要经历血清之后的第一次哮喘发作。宽阔的肩膀填满合体的黑西装,修长的腰身,强壮的大腿。每一个动作自信又坚定。

慢慢地,Steve抬起眼睛望向男人的脸,希望驱散他脑海中的那张面孔。他的喉咙开始发干。

明亮的灰蓝色眼睛,下巴上骄傲的凸起,嘴唇上得意的微笑,还有那包围着他脸孔的棕色头发。

男人在Steve面前停了下来。“嘿,”他伸出一只手,说。

“嘿,”Bucky伸出一只手,说。“我们来帮你练练跳舞。”

“你就爱跳舞,”他抱怨道,但还是站起身来。他从来不能拒绝Bucky任何事情。

“嘿,”Steve终于能说出话了。他的心脏在胸口狂跳,他突然想在裤子上擦擦手,因为他的手心里满是汗水。这不是Bucky,他告诉自己。Bucky死了,五十年前,死在世界另一头。Steve亲眼看着他掉下去。

但那也无法让他的心跳和呼吸平静下来。

陌生人冲着他笑了笑,左右摆了摆手。“跳个舞吗?”他问。“跳啊!跳啊!跳啊!跳啊!”Tony在Steve耳边念叨着,但他听不到。Steve吞了吞口水站起来,伸出手握住了陌生人的手。就连那感觉也像Bucky。

“这就对了!”Tony叫道。

陌生人露齿一笑,把Steve拉近自己,倒退着,以一种令人安心而不含控制欲的力度把他引向舞池。Steve就在半恍惚的状态中,让他带着自己走进舞池,接着被拉进一个不可思议的(惬意的,熟悉的)拥抱。

Bucky的——陌生人的——手稳而坚定地抓着他,一只放在他的腰上,另一只紧紧扣着他的手。Steve不假思索地伸出手,把空着的那只手放在陌生人肩上。陌生人引舞,Steve跟上他。

他们轻松地舞过舞厅,如果Steve自己再矮小一点,他就能想象他回到了他们布鲁克林的小公寓,回到战争开始前,让Bucky带着他旋转,直到他们都放声大笑,而Steve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

“试试让自己别看上去那么震惊,”Nat的声音干巴巴地从耳机里响起。“就只是跳个舞。”Steve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没法告诉她,不是跳舞本身让他无法呼吸。那是因为他的舞伴。

“没准因为对方是个男人,”Tony大声猜测。“神盾给你搞过那个‘性解放运动’座谈了吧,队长?”

Steve可以告诉Tony他在布鲁克林长大,告诉他自己看着那种酒吧和那种人长大,然后提醒Tony没错四十年代的人们也做爱,而且不止是Tony想的那种关起门来仅限已婚人士的做爱。但他没有余裕搭理Tony,或者Nat,或者别人。

他的脚步轻松地在地板上移动,倾身,转身,旋转,跟随,他的舞伴轻松地引导着他们。

“我得说,队长,”Tony接着说道,“至少在这一点上你说对了——你确实会跳舞。”那里有一点赞许的意味,但Steve又一次忽略了它。

他本应该监视整个舞厅。搞点交际,但保持警惕。小心冬兵的目标。但现在他的眼睛紧盯着对面的那双眼睛,那下面的笑容,还有他想用手指抚摸的头发。

如果这个人,这个陌生人是冬兵的目标怎么办?Steve的手上紧了紧,把舞伴拉近了自己。男人笑着任他摆布,直到他们的身体轻轻碰在一起,双手、手臂、臀部还有胸口,接触的地方仿佛冒出细小的火花。

“哈,”Tony说,“今晚我们还真是娱乐到了。”Steve无视了他。

音乐变换,从一首切换到另一首,但Steve在舞伴的引导下毫不费力地跟上了节奏,轻松地转换着舞步,尽管他的呼吸像要在胸口冻结起来。

一首歌,接着是另一首,然后是下一首。一般来说,到了这个阶段,Steve应该喘着气笑着,弯下身子喘气,而Bucky醉醺醺地贴在他身边或者背后,也咧着嘴傻笑着,但还记得关心他的呼吸,向他投来担忧的目光,确定Steve不会真的发作。

没有什么发作,他们继续跳了下去。

“好吧,”Tony说,“我猜那个超级士兵的精力不只在一件事上有用处。”他叹了口气。“你知道的,如果你真的有了反应,这真的更有意思了,队长。”

Steve仍然无视了他。

音乐缓了下来,渐渐放慢,他和他的舞伴靠得更近,直到近得他们几乎不分彼此。从陌生人邀请他跳舞之后,他们还没有说过话。Steve想和他交谈,听他说话,但他也希望陌生人一直闭嘴,让Bucky又一次来和他跳舞的幻象留得久一点。

“好吧,我得问,”Tony说,“我们确定这个冬兵什么的会采取行动吗?因为这地方已经快要打烊了,我们还连他一根头发都没见到过。”

“我们待到打烊,”Natasha答道。

“你觉不觉得他耍了我们?”Tony问。“因为,你知道的,我一开始担心队长没法融入,但是现在,也没那么担心了。虽然没准他能好好停下来,你懂的。只是,我可不觉得有人会认为他是为了跳舞以外的目的来的。”

最后一曲已经渐进尾声,Steve发现他默默地站在舞厅中间。大腿和肩膀紧贴着他的舞伴,眼睛依旧盯着另一个人的,像是害怕一移开目光他就会消失。

男人的假笑变成了一个隐约的微笑,他抬起手轻轻抚过Steve的脸颊。

“谢谢,”他说。

等到Steve喘过气来,而他们笑声渐低时, Bucky伸手用拇指擦过Steve的脸颊,“谢谢,”他说。

Steve白了他一眼,但仍微笑着,顺势蹭了蹭那只手。“你不用谢我,”他说。

下意识地,Steve顺势蹭了蹭那只手。“你不用谢我,”他说。

温柔地微笑着,带着一点悲伤,陌生人退后了一步,他的手落了下去。

“不,我应该谢你,”他答道。转过身去,他走进了散去的人群里。Steve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看着他离去。他紧紧攥着拳头,不让自己抬手去摸自己的脸颊,或者去挽留那个来自过去的幽魂。

**

后来,他们把那整个地方彻底检查了几遍,Clint和Tony检查了所有可能的外部有利位置,然后所有人都回了家,认为要么是他们的情报除了问题,要么是有什么惊动了冬兵,让他没有出现或者没有发动攻击。直到这时,Steve才意识到,那个有着Bucky的眼睛、Bucky的头发、Bucky的微笑和Bucky的肩膀腰腿的陌生人——戴着手套。

那个晚上,他梦见舞蹈、笑声,还有吹过皮肤的清风,撕扯着他记忆的边沿。

第三章 out to dinner

出去吃顿饭,

“你不用这么忧郁吧,”Tony一边挤到沙发上,一边推了推Steve的肩膀。Steve抬眼瞥了他一下,对他皱起了眉。

“什么?”他问。

“忧郁,”Tony解释道,“你。别这样。”

Steve做了个苦相,转回身继续望向窗外。Tony叹了口气,又推了推他。“说说你在想什么?(Penny for your thoughts)”他试着找点话题。

Steve耸了耸肩。“没什么。”他答道。

“嗯哼~你已经把随便往哪一坐,盯着空气发呆给变成这里的常规活动了。”

Steve默默翻了个白眼,转回脸去面对Tony。“你到底想干嘛?”他问。

“大概是想让你像你平常一样?”

“你,或者别人,怎么知道我平时什么样?”Steve低声说。他的眼神迷茫了一会儿,接着他甩了甩头,站起身来。“我去打个沙袋,”他说。

“哦哦~暴力,”Tony咧着嘴笑着回答。目送着Steve离开,他的笑容从脸上褪去了。房间里出现了一阵细微的窸窣声,接着Clint紧挨着他落进了旁边的沙发里,看起来是从头上的房顶现身的。Tony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在这座大楼里跟正常人一样用走的吗?”他问。

Clint耸了耸肩。“我凭什么嘛?”他问道。“听起来无聊爆了。”

“有道理。”

“队长说什么了吗?”

“没。”Tony叹着气,双手揉了揉脸。“我只是——他是队长,你懂的,他不应该表现那么诡异。或者忧郁,或者随便什么你用什么词描述他那个状态。”

Clint做了个鬼脸。“是啊,”他赞同地说。“队长和忧郁这个字眼完全不搭。其次,说到底他也还是个人类。”

“大概吧,”Tony说。

“大概,”Clint再次表示了赞同。“那么我认为他和我们其他人一样都有权忧郁。”

“问题是,他到底在忧郁什么?”

“哈?”

“我是说,队长生在几十年以前——你不会认为他有那种……”

“中年性认同障碍(midlife sexual identity crisis)?”Tony怀疑地抬起了一边眉毛,问。“或者,我觉得对他来说,是九十多岁性认同障碍。”

“拜托,”Natasha毫无预兆而消无声息地走进了房间。“你们两个都没注意到么?”

“注意?”Tony问。“注意什么?”

“那天晚上Steve跳舞的时候完全是轻松自如,”她看了他们一眼,说。“他表现得就像那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什么新鲜事——和另一个男人跳舞。”看着他们茫然的表情,她继续说了下去。“另外,他还让另一个男人引舞了。”

“所以呢?”Tony问。

“所以,”她答道,“如果是一个男人和女孩跳舞,一般是男方引舞 。既然Steve让另一个男人引舞——还那么适应——这就意味着他以前就这么做过。”

Tony被他的饮料呛住了。“神马!?”他问。

“哦,不好意思,”Natasha对他说,“我刚刚是不是颠覆了你对美国队长的印象?”

Tony愁苦地瞪着她。Clint大笑起来。Natasha只是瞟了他一眼,告诉他下次多注意着点。

“我在考虑我们是不是应该试试追踪一下这个男人?”Tony问。“我是说,如果队长和他跳舞那么合拍,没准他什么时候会想再来一次?我可以让JARVIS找找他。”

任何可能的回应,都被神盾响亮刺耳的紧急呼叫打断了。

“等一下,”Tony说。“JARVIS,打开屏幕。”他们对面的巨大屏幕闪烁着打开了,Coulson的画面出现在上面。

“紧急会议,”他没头没尾地说。

“JARVIS,”Tony说,“让队长和Bruce来这儿见我们,好么?”

“你们得过来,”Coulson说。

Tony皱起眉头。“我们这儿有个完全够用的屏幕——顺便说,就是我现在用来跟你说话的这个。我们还有完美的安全连接。我知道,是我设计的。没人能——”

Coulson的图像从屏幕上消失了,只留下还张着嘴的Tony。

“发生了什么?”Steve跑进房间,问。他穿着平常的运动服,但身上一点汗水也没有(这让Tony有点恨他——只有一点点)。

“会议,”Natasha说,“我们要去天空母舰那里见一下Coulson。”

他们头上已经能听到昆式喷射机着陆的声音。Tony撅起了嘴。“我还是觉得我们用屏幕就可以了嘛,”他说。

“我们了解到一个新位置,”他们一进屋,Fury就说。从之前一直望着的窗边转过身来,他把一份文件扔在了桌上。

Steve探身拖过文件,翻开来检视着光滑的纸页,那上面都是一个高档餐厅内部的照片。Tony吹了声口哨。

“很好,”他说。

“我们的匿名消息来源在30分钟前向我们提供了这个位置信息。袭击预计会在今晚发生。”

“那可不算远了,”Tony说。

“不远了,”Fury表示赞同。“我们已经封锁了通讯,这个消息严格限制在需要的范围内传播。这个房间以外的人都属于不需要知道的范围。”

Steve抬起眼。“没有后方支援?”他问。

Fury皱起眉。“我不知道冬兵怎么知道我们也在那,”他说,“但他还是知道了——鉴于上次他没有发动袭击。我们不能再冒险像那样惊动他。”

“不管怎么说,我其实有点惊讶他没有发动袭击,”Tony说。“我是说,你老是说他是最强的。最强的不是应该不管我们是不是监视他都能干掉目标吗?”

“谢天谢地他没有,”Steve答道。

“我们不知道他知道什么——或者想了什么,”Fury说。“我们只知道,他那天晚上没有发动袭击——所以一定是有什么向他泄露了关于我们在场的秘密。要么是我们走漏了消息,要么是他不知怎么让我们暴露了。所以这一次,我们要排除泄密的可能。”

“那,”Tony环视着房间里的人,问道。“就只有我们了?”

“你们还会有有限的支援,”Fury做出了一点让步。“几位其他的特工伪装成工作人员。他们不会被告知为什么在哪里——他们只会知道要在需要的时候提供支援。”

Steve点了点头,低头看着那些照片。“还不知道冬兵的目标是谁?”他问。

“一无所知。”

“好吧,”他一边抽出照片以便展开细看,一边答道。

“我最好还是不要离子弹乱飞的地方太近,”Bruce开口说。

Steve点了点头,拿起那些照片,研究着它们。“你可以从大厦这边提供后方支援,”他表示同意,“和上次一样。”他拍了拍那些照片。“Widow和我会装作我们是去用餐的。”

“你确定你这样可以?”Tony问。“那意味着你要装作你真的知道怎么约会。”他咧嘴一笑,挑了挑眉毛。

Steve无视了他,懒得和他讲起过去他和Bucky一起去过的约会(四人约会),或者二战期间咆哮突击队做过的事情。

“Iron Man空中支援,”他接着说了下去。“Hawkeye,占据高点,”他敲了敲照片中的几张。“只有一边墙上有窗。所以他要么会从高处透过窗子射击,要么从屋里动手。”

“好的,好的,我们听懂了,”Tony说。“我们的莱格拉斯最擅长远程攻击,我的盔甲确实不太低调。你和Nat可以潜入而且最擅长近身战。”

“你们能达成共识真让我欣慰,”Fury讽刺地评价。“现在,我建议你们开始准备。有人得给队长找一套西装。”

Steve皱了皱眉。“我已经有西装了,”他说。“那天晚上我穿的那套。”

“噢队长,”Tony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一套西装可不能穿一次以上。”

Steve做了个鬼脸,带头走出了房间。至少有半打反对意见在他的舌尖上徘徊,等着被说出来,但他把它们全都挡了回去(他在大萧条时代长大,那太浪费,他无法理解衣服只穿一次,他过去一向把衣服穿到破掉,有时甚至连搞到足够的钱买件保暖的夹克都很困难,更不用说一整套只是用来打扮的西装。如果有必要,Bucky会一直工作到筋疲力竭,只为了让Steve能在冬天里暖和一点)。

“我们要去买新衣服,”Bucky挨着篝火摊开四肢,转过头来笑着对他说。Gabe和Falsworth睡在旁边,后者轻轻地打着鼾(虽然他会竭尽全力地否认这点)。Jacques在放哨,而Morita和Dum Dum正静悄悄地检查着补给。

Steve白了他一眼。火光在Bucky的脸上跳跃着,如果他伸出手去,他就能碰到他。“睡觉去,Bucky。”他说道。

Bucky只露齿一笑。“新衣服,”他说。“西装,不只是咱们的制服。”

“我以为你喜欢你的制服呢,”Steve答道。他很难控制自己不要露出笑容。“你说所有美女都喜欢它,还要穿着它到处跑,那样歪戴着帽子——就像它能让你温文尔雅或者怎么着似的。”

“笨蛋,”Bucky轻声笑起来。“我本来就温文尔雅,没有制服也一样。”

“嗯哼~”

“制服是不错,”他接着悄声说。“不过我们还是要买西装,只归我们自己的,不是部队发的那种。”

“听起来不错。”

“我们应该搞套吃大餐的时候穿的好衣服,”Bucky接着说。“比我们平时穿的衣服好的那种。”

“听起来你已经都计划好了嘛,”Steve喃喃地说。他能感觉到睡意已经快要把他吸进去,如果他无视篝火的噼啪声、昆虫轻柔的嗡嗡声和抵着后背的冰冷泥土,他几乎可以想象他回到了布鲁克林他们的老公寓,和Bucky在黑暗中躺得横七竖八,安静地准备睡觉。

“你了解我的,”Buccky答道。“我一向都计划周详。”

深吸了一口气,Steve理了理袖口。Tony信守了他的诺言(威胁),Steve被一套崭新的西装打扮了起来。他依旧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穿一套不同的西装(他不觉得那天舞会上的人也会一样出现在餐厅里——除了冬兵的目标——那么别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他的领结有一点紧,让他感觉(就像有的时候他感觉到的那样)突然块头过大而又笨拙。

Natasha抬起一只纤巧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放松。”她抿着嘴悄声说。

Steve笑起来。“我可是要带你去约会啊,”他说,甚至没打算降低太多声音。“我非常确定我有充分的理由紧张。”

“你是该紧张,”Tony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知道黑寡妇蜘蛛会拿雄性怎么办吗?”

克制着翻白眼的冲动(Steve非常确定他这种冲动的增加和Tony开口说话有直接联系),Steve迈步向前,带着Natasha走进了餐厅。

迎接他们的是是一个服务生(Steve非常确定他曾经在天空母舰见过这么个人),将他们引向靠近房间正中的一张二人小桌。

“哦~真绅士,”Steve为Natasha拉开椅子的时候,Tony评价道。

“谢谢,”她对他说。“你应该做做笔记,”她对Tony补充道,而Tony只是大笑。

坐进自己的位置,Steve环顾四周。为他们安排的座位可以带给他们对整间屋里的其他人都一览无余的视野。Steve观察着一侧,Natasha负责了另一侧。餐厅里已经有了一些人,但他们到得很早,所以有很多桌子还是空的。

“我能看到那天晚上在场的两对儿,”Natasha把她的餐巾拿起抖开,悄声说。

“我看见一对儿,”Steve补充道。“于是一共三对。六个可能的目标。”他从桌子中间的冰桶里拿起葡萄酒瓶,向她的方向倾了倾。

Natasha点了点头,递出她的酒杯。“于是,”她说,“主菜?”

“哦,点一点那种东西,”Tony说,“你们懂的,那种即使是在高档餐厅也得用手抓着吃的,然后——”

再次无视了他,Steve翻开他的菜单,对Natasha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她也回以微笑,她的面容以他没有见过的样子舒展着,但他知道那只是做戏。

他们点了主菜,慢慢吃着,互相轻声交谈,身体前倾就像对方吸引了他们的全部注意。

“你看起来对这附近很熟,”Natasha轻声评论,一点一点地咬着什么Steve从来没打算评判的东西。他稍稍耸了耸肩。

“这里是布鲁克林,”他说。“虽然现在已经不在,不过离这隔着几座楼的地方曾经有过一个餐厅——Bucky和我以前会去那约会。”

“约会?”Tony一惊一乍地叫了一声(本来Steve挺享受他不说话时候的安静来着)。

“是的,”他轻松地回答。“Bucky会找个姑娘,有个朋友的姑娘,然后把我拖出去跟他一起四人约会。”

“拖?——你不喜欢约会吗?”Tony问。

Steve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姑娘们其实不会排着队想跟我约会,”他说,“过去不会。所以我不喜欢约会,看着她们对着Bucky脸红心跳,同时无视我,那其实不太符合我对美好时光的定义。”

“但你还是去了?”Natasha问。

他笑起来。“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都跟着Bucky,”他说,“考虑到他因为我搅进的各种麻烦,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算公平。而且,如果我不肯去,Buck也不会去,他说我得试试看,总有一天某个姑娘会意识到我有多棒。”他耸了耸肩。“他应该玩得开心点。”

Natasha伸手覆上了他的手。他对她回以一个微笑,让自己的眼神滑向刚刚走进餐厅的顾客。和其他人不同,这位顾客是一个人进门的。

Steve屏住了呼吸,纵容自己的目光扫过整洁合体的西装,宽阔的肩膀,修长的腰身,强壮的大腿。还有,哦,多么迷人的脚步。

“怎么了?”Natasha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微笑,问道。那个男人——陌生人——在她的背后,在她的视线以外,但正好在Steve的视野之内。

“噢,”Tony大笑着说,“是队长的那个男人。”

“什么?”Clint问。

“九个潜在目标,”Natasha低声说,把男人加进了他们的“既出现在舞厅又来了餐厅”的名单里。

有那么一刻,Steve希望Tony不能通过JARVIS看到监视器的反馈——那他就能少评论几句了。

陌生人(看起来那么像Bucky)选了个座位,面向Steve。Steve吞了吞口水,垂下目光看向Natasha。

“别害羞嘛,队长,”Tony接着说,“我非常确定他在观察你。”

“Tony,”Steve开口道。

“对不起Steve,”Bruce说,“但我觉得Tony说得对。”

Steve猛地抬头,发现自己正直直撞进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他又吞了一次口水。

“呃,”他说。

Tony咯咯地笑起来。

“你最好把这个录下来,Stark,”Natasha仍旧甜甜地笑着说,“然后我可以晚点来看看。”

“当然,”Tony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我们可以搞个电影之夜专门放它。”

尽管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Steve还是觉得自己脸颊发热,血液正无法控制地涌向那里。他知道它们正在变红。他的对面(几米之外,这么看起来近得简直伸手可及),陌生人挑起了一边眉毛,让他的眼神刻意地扫过Steve的盛装,然后赞许地露出一个得意地笑。

Steve走出了卧室,穿着他最好的夹克和领带。那件夹克太大了(他们买不起别的,而它很暖和——Bucky说,考虑到Steve的健康,那才是最重要的),Steve知道它尴尬地挂在他单薄的骨架上。他扮了个苦相。

Bucky正等着他,靠在墙上,看上去轻松又帅气。他让目光扫过Steve——这让Steve的脸发起了烧。Bucky得意地笑起来,对他微微点了个头。

“你行的,”他说。

服务生走了过来,上了他们的第一道菜,打断了一下Steve的目光接触。他猛地低下头,试着想赶走脸上的红晕,提醒自己Bucky七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为了救Steve的命——他一辈子都在那么做)。

服务生离开了,Steve试着吃点东西,但每次抬起头,他的目光总会撞上陌生人的。他侧头的角度,那小小的笑容,他眼中跳动的笑意——一切都在呐喊着Bcuky。而且一切都在呐喊着他正在心里笑话Steve,同时又一刻都不让眼睛离开他。

“怎么?”Natasha问。

“呃,”Steve说。

Tony大笑起来。“队长的男人绝对还是对他有兴趣,”他说。“而且他正在视奸他。连续不断地。”

“呃,”Steve又重复了一遍(他知道怎么说话,他知道他知道,他只是不知道怎么能让他的嘴巴正常工作起来)。

“哦,不好意思,”Tony说,他听上去可一点歉意都没有。“他们在四十年代也会视奸吗?就是说他看上去好像在用眼神脱光你的衣服,同时还一边想着什么非常非常糟糕——不过也绝对很有娱乐性——的内容。想象他能对你做什么。”

Steve懒得告诉他,没错四十年代也有视奸这码事(即使那时候还不叫这个)。

挤进约会对象旁边的位置,Steve努力试着微笑。Buck这一次为他找到的姑娘终于没有比Steve高(他们身高相仿)。不过,就像其余每个Bucky找来的姑娘一样,见到Steve的时候,她看起来有点失望(尽管在努力掩饰)。

有时Steve希望Bucky没有跟她们讲那么多关于他的“闪光点”。他非常确定Bucky说到那些的时候是有失偏颇的——这也就意味着姑娘们见到他的真人时总是大失所望。

在Steve的对面,Bcuky的目光撞上他的,他的眼睛因为笑意而闪闪发光。当晚他迁就着约会的对象,但他的眼睛始终看着Steve。

“噢噢,看呐!”Tony惊呼。不用他大呼小叫Steve也注意到了——他已经在看了(他本来应该监视整个餐厅,但不知怎么他无法移开视线)。

“什么?”Clint问。Clint的声音里的好奇听起来比他平时值班的时候来得多,但Steve没法怪他——Tony的评论自从陌生人进屋后就没停过。

“现在那个,”Tony说,“就叫图谋不轨的吃法。”

他的舌头用得确实有点多,Steve承认。在唇间滑动(那双嘴唇看起来那么红润,漂亮,好像因为亲吻而微微肿起),撩拨着他叉子上的食物(Steve说不上那是什么食物,但他能画出他唇舌的每个细节)。哦还有伸出舌尖迅速刷过唇角的那一下。

猛地抓住自己的酒杯,Steve举起它一饮而尽(他自己伸出舌头舔湿自己的嘴唇,品尝酒液的这个动作可跟陌生人一点关系也没有——那完全是自然而然的)。

“哦队长,”Tony说,“我可不知道你还有这一面。”

第二道菜紧接着上了桌。接着是第三道。甜品。酒。Steve非常确定他从没吃过这么紧张的一顿饭。每次他试图移开目光,提醒自己他为什么会坐在这里,他都会发现自己的眼睛落回对面的陌生人身上。

Tony的评论填满了他和Nat的对话之间的空白(她一直要求他描述陌生人在做什么——而Steve不停地脸红,完全无法控制)。

他们慢吞吞地品尝着甜品和酒,看着其余的顾客慢慢离去,直到只剩下他们和那个陌生人。

放下他的空酒杯,陌生人给了Steve一个意味深长的凝视,然后从桌边站起身,穿过空荡荡的桌子之间径直走向了洗手间。

“于是队长的男人打算去洗手间中场休息一下,临走之前还留下了一个我见过的最勾人的眼神,”Tony解说道。Natasha挑起了一边眉毛。Steve瞪着她。“什么?”他从牙缝里问。

“去吧,”她微笑着把他的椅子踢得一动,回答道。

“我们得,得留点神,”Steve答道。

Natasha翻了个白眼,作势环顾了一遍空荡荡的餐厅。“我觉得留下我们就能行了,”她说。“去吧。”

“这就对了!”Steve磕磕绊绊地站起身时,Tony起哄道。走向洗手间的方向前,他最后看了Nat一眼,而她做了个不耐烦的动作赶走了他。向前走着,他的脚步慢慢坚定起来,最后他充满信心地推开门,跨了进去。

“终于!”一个声音咬着牙说。一双手抓住了Steve的衣领,把他完全拖进屋里,推着他顶到合起的门上。强壮又柔韧的身体从正面压住了他。“第二次约会的吻,”陌生人低语道。Steve只有一瞬间的时间瞥见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和及肩的棕发,接着柔软的唇便压上了他的,牙齿咬上了他的下唇。

“终于!”Bucky咬着牙说,一边扯着Steve跌跌撞撞地穿过大门撞进他们的公寓。抓着Steve的夹克,他把比他瘦小一点的男人完全拽进屋里,接着转了个身把Steve压在合起的公寓门上。

他入侵了Steve的私人空间,倾身紧贴着他,接着挑起他的下巴,把自己的嘴唇压上Steve的。世界只剩下柔软温暖的唇,尖利的牙齿和喘息声。Steve张开了嘴,让Bucky的舌长驱直入。

喘息着,两条腿软得像要变成果冻,Steve无意识地分开了嘴唇。陌生人的舌长驱直入地进犯了他的口腔,用强势的舔弄和柔软的引诱细细描绘着他的内部。Steve抬起双手,让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把陌生人拉得更近。

他吻起来都像Bucky。

“怎么样了?”Tony问。“我们看不到你,队长,所以你得告诉我们点细节。现在。”

但Steve没有听到。他的全部感官都集中在那唇舌之间,他追逐着对方的唇舌进犯陌生人的口腔。他们分开时发出一声潮湿的声音,气喘吁吁。

“不是吧?!”Tony问。“那不是个吻吧?!我刚刚是听到接吻的声音了吗?细节!”

柔软的嘴唇在一个短暂的吻中再次压上他的。一次。两次。三次。Steve在亲吻中微笑起来,他闭起眼睛(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闭上的),双手慢慢滑下,抱住了那强壮的肩膀。陌生人的感觉那么像Bucky(他的左肩附近有点异样,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不那么像Bucky,但Steve没有余裕去关注那个,至少在那双嘴唇还和他紧紧相贴的时候没有)。

随着最后一吻,陌生人后退了一步,Steve的双手从他肩上滑落。他吸了口气睁开眼睛,但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

Steve强迫自己站直身体,环顾四周。陌生人已经不在了。

“队长?”Tony抱怨着。

Steve无视了他,他踉踉跄跄地回到空荡荡的餐厅(只有Natasha还留在他们的桌边)。看到他的头发和嘴唇的样子时,她挑起了一边眉毛,接着望向他的身后,但Steve只是摇了摇头。

陌生人已经消失了。

然后,又一次,冬兵没有做出任何袭击的尝试。

章末作者注:

于是,我编了个餐厅。我试过搜一个实际存在的出来,不过意识到那样的话我可能把所有时间都花在搜这个上,然后你们永远也看不到这一章了。所以我决定还是编一个/模糊处理一下。会写到布鲁克林的这个餐厅,起因是我无意中路过Chef’s Table at Brooklyn Fare,据说那是布鲁克林唯一的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考虑到我在官网看到的信息显示它的座位分布和我在这章里需要的安排不太合,我决定还是不要直接用那个餐厅比较好。

译者注:目前作者就更新到这里啦,终于在忙翻了的一天里把这个赶完了,野生翻译没人帮忙beta,一边贴一边觉得狗屁不通的,不过也没勇气回头看爆炸了,原谅我糟蹋那么赞的原文TVT。

PS我觉得还是比较冬盾,虽然现在算是无差还没有到上肉,原谅我先把盾冬的tag去了,以免有人误入不爽。

 

作者注:
“于是我提高了本文的分级,因为,好吧,可以说如果第二次约会让他们接吻,那这是第三次约会了(虽然你读到最后可能会对它到底配不配得上更高的分级有个自己的判断,记住这章之后还有两章呢)。

还有,抱歉更新迟了——虽然不是迟更的唯一原因,但我确实刚刚失去了我的笔记本(它彻底挂了),一起随风去了的还有我的所有笔记和基本写完了的这章初稿。坦白的说,我花了很久才能面对要试着重写的现实。”

an opera, maybe
歌剧院,大概吧。

往后靠进沙发里,Steve把速写本摊在膝头,铅笔在旁边放了一会儿。下午的阳光透过构成复仇者大厦全部墙面的落地窗流泻进来,

Steve伸出手,让一根手指轻柔地描绘着构成了一个微笑的柔和曲线,接着描绘起一只耳朵的轮廓。

“不错嘛。”

Steve吓了一跳,扭过头看见Tony正倾身越过沙发靠背,盯着速写本上翻开的那一页。

“啊,”Steve说。

“那个家伙一定给你留下了挺深刻的印象。”Tony咧着嘴笑着说,推了推Steve的肩膀。

将注意力转回自己的画上,Steve把头侧向一边。他猜Tony刚刚说的是“队长的男人(Cap’s Guy)”,现在整个队伍都用这个字眼来指代他(考虑到Tony对关于他的问题的痴迷程度)。但Steve刚刚在画的不是“队长的男人”,他在画的是Bucky。

以他习惯的方式描绘他的样子——只画那些细节和局部。他嘴角柔和的弧度。他背部的线条。他下巴的尖端。他眼中的笑意。他修长的脖子。他促狭的笑容。他大腿的力量。他肩膀倾斜的角度。仅限于那些碎片,从来不组成一个整体——因为他如何能向别人解释为什么他画了那么多他最好的朋友呢?

那些细节和局部,他至少还可以当做解剖练习蒙混过去。

自从在未来苏醒,Steve就意识到没人再会阻止他画下Bucky的样子——完完整整地画下来。然而,然而,他依旧没有画过。他想画——想用他的笔,在时间模糊了Steve脑海里Bucky留下过的笑容、微笑、狡黠、愤怒和热情以前,牢牢抓住他。

但他从来不能确定自己还能抓得住Bucky。Bucky曾经那么鲜活,那么充满生机,对他来说意味着那么多, Steve从他身上看到的东西有那么多。

从一个个局部描绘他要容易得多,因为Steve害怕,一旦他试着用纸笔捕捉完整的Bucky,他无论如何都会发现缺少了很多东西(因为那只能是一张画,永远不会是那个人)。

所以他依旧画着Bucky的一些片段,然后装作那已经基本足够了。

“挺不错的,”Natasha说,她好像是从哪里凭空冒出来的,把Tony推到了一边。

下意识地,Steve合上了本子。“没什么,”他说着,站起身来。“我,呃,我要去训练了。”他说。

Tony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离开。“你觉不觉得他是因为我发现他在画他的男人才不开心的?”他问Natasha。

她皱着眉摇了摇头。“不,”她说。“我觉得是别的原因。”

“愿意说来听听吗?”

“你不觉得那是Steve自己的决定吗?”

夸张地叹了口气,Tony扑通一下坐到了沙发上。

“你的小项目进展如何了?”Nat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问。

Tony哼了一声。“我已经开工了,”他说,“但接着Pep就杀过来把一堆文件摔到我脸上——”

“我敢肯定她是彬彬有礼地递给你的。”

“——后来,我好不容易签完那堆玩意儿——我真得想个办法批量复制我的签名,这样我就用不着老是不停地签这签那了。我干嘛不干脆用电子签名呢?——她接下来又决定把我拖下去参加个董事会。”

“可怜的董事会。”

“那可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干过的最无聊的活儿了。我最近还在为监视(stake-outs) 的事情花费很多时间。还是无偿的。“

承认吧,Clint说着走进了房间,“你从那个所谓监视的活计上找了不少乐子,加上队长的男人,就让事情更有意思了。

“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把他找出来,这样队长就可以从此过上幸福的日子了,”Tony答道。

“嗯,”Natasha表示赞同。

*

大步走在天空母舰的走廊上,Steve看见Tony和Clint跟Colulson探员一起等在前面。

“队长!”Tony一边招呼道,一边打量着他。

“Tony,”Steve点了点头说,“Clint,Coulson探员。”

“队长,”Coulson回答。

“我们现在能进去了吗?”Tony问。Steve皱起了眉。

“不行,”Coulson答道。

“你认真的吗?”Tony抱怨道。“我给你建了这个房间!没错,我知道它就像,顶级机密房间里的最高顶级机密——”

“我不觉得最高顶级机密是个字典里存在的词,”Clint突然插了一嘴,但Tony挥了挥手无视了他。

“——但是我建的它!我已经在里边呆过了。我清清楚楚知道它是什么样,我——”

“必须得等,”Coulson无情地告诉他。

“啊!”Tony呻吟了一声,咚地一下把头往后一仰撞到了墙上。 尽管Tony相当聒噪地抗议,Natasha和Bruce不久就加入了他们。

“现在呢?”Tony问。

“差不多了,”Coulson答道,他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看着这一幕,Steve的眼睛眯了起来。

“吾友!”Thor的声音洪亮地传过来时,他本人也大步流星地走到了他们身边。

“Thor!”Tony洪亮地吼了回去(尽他所能地洪亮——跟Thor比起来,Tony的音量实在没那么让人印象深刻,不过这种时候也没人特意想要告诉Tony这一点)。

“现在,”Coulson说。伸出手去,他按了按墙上的一个部分,那里伴随着细微的波纹变成了一块掌上阅读器的模样。经过多重校验和密码识别以后,墙面滑向一边,让他们进入。

走进房间,Steve环视了四周光滑的墙壁和空荡荡的室内。那面墙平稳地在他们身后关上,让整个房间看上去像是没有门一样。

Fury等在屋里。

“请坐,”Fury说。

坐在桌边,Tony敲打着桌子的表面,接着皱起眉。“呃,Nick,”他说。“我觉得你的桌子坏了。”

“它没坏,Stark,”Fury回答,因为Tony对他直呼其名而瞪了他一眼。“这是保密措施。”

皱着眉头,Tony往后靠上了他的椅背。

“这是一个排除了所有科技的房间,”Fury接着说,“鉴于理论上来讲,一切接入到我们网络里的东西都可以被黑客窃取。”

“啊,不,那不可能,”Tony争辩道,“因为你们的安保系统是我设计的。它很安全。”

“但迄今为止,”Fury说,“我们已经连续两次连冬兵的影子都没见到了。”

Thor皱起了眉扫了他们一眼。“这个冬日士兵何许人也?”他问,“为什么你们想要见他?”

“冬兵,”Fury说,“是个杀手。我们已经收到过两次匿名线索,通知我们他的目标会在哪里。然而,每一次我们都没有找到冬兵的任何蛛丝马迹。他也没有完成他的任务。”

“现在有人给了我们第三个线索。”

倾身向前,Steve瞥向孤零零躺在桌子上的那个文件夹。Fury把它朝他们推了推。

“对于我们任务的失败,合理的解释相当少,”Fury说。“其一,冬兵不知怎么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决定不要出手。其二,神盾局内部有人泄密,把我们的行动通知了冬兵。或者其三,我们的匿名线人在遛我们玩儿呢。”Fury看起来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那,我们干嘛不干脆别理那些线索了?”Tony问。

“那如果万一它们是真的呢?”Steve问。“我们不能就这么任由冬兵完成下次袭击。”

“我们要跟进那些线索,”Fury说。“但我们是唯一牵扯进来的人。没有后方支援——以防泄密点就在我们的后援里。在神盾局的网络或者主机上都禁止谈论我们的任务。”

“于是,”Tony说着,把文件夹拉近打开。“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顺势瞄了一眼,Steve觉得自己的胃因为某种他自己也难以解释的原因抽搐了一下。他的皮肤上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阵战栗传过他的脊椎,难以言喻的预感沉甸甸地占据了他的内脏。

“歌剧院,”他说,“我们要去看一场歌剧。”

*

用力扯了扯他的领结,Steve仰望着大都会歌剧院的前门。他感觉与这里格格不入,就像他穿了别人的衣服,踏入了一个他永远不可能涉足的情境。歌剧院总是感觉像有钱人消遣的地方(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但不知怎么,有时他和Buck就是认定了去歌剧院是有钱人会做的事情)。

抛开他身上发生过的事情,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Steve都不太觉得他适合歌剧院这种地方。

“放松,队长,”Tony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Steve朝Tony的方向挤出一个扭曲的微笑。

“这实在不是适合我的地方,你懂的,”他说。

“对我来说也不是,”进入剧院之前,Tony答道。

计划非常简单,没有后援,在昏暗的剧院里,他们能做的最大努力就是试着散开,希望能看到冬兵或者他的目标。Tony和Steve负责包厢,Nat负责楼厅, Clint和Thor负责一层(不可否认的是,考虑到这地方的面积,Steve认为这实在是个很烂的计划,但除此之外他们别无选择)。Natasha和Clint会在演出开始之前盯住入口,试着观察冬兵会不会进来,而Coulson在歌剧开始之后会顶替他们。

走上那条绵延不绝的楼梯时,Steve能感觉到他的手心开始出汗。有那么一会儿,他感觉像是如果他往左边回头,Bucky就会站在那里,就像他(掉下去之前)一直做的那样。

甩开这些念头,Steve继续走了下去。

当他看到座位数的时候,他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那——实在太庞大了。他们不可能在这找到任何人。

“一直走,”Natasha越过他的时候悄声说。“看看我们需要干的活儿。”

点了点头,Steve往房间深处走去。他觉得他大概要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在台阶上爬上爬下和在包厢之间跑来跑去上。实在是太多了。

回到门厅,他慢慢走近一面墙壁,看着人们入场。在歌剧上演期间昏暗的光线下,对冬兵来说这可能是个行动的好机会。但这也会让事情更加棘手。他需要准确地知道自己的目标会坐在哪里。这也就意味着歌剧开场前或散场后,在门厅或者洗手间里,可能也是个冬兵采取行动的黄金时间。

看着人们陆续入场,Steve不由自主地想,他们什么也不可能做得到。没有更充足的人手,Bruce还在大厦里作为后援(因为他还是担心有什么事情失控会让Hulk跑出来——而且,用他的话说,“已经毁了哈林区,我不想再毁掉大剧院”),他们还有什么机会能盯住每个人呢?

看着Natasha轻快地穿过人群,Steve放任自己,短暂地,为这件事并不是他为之而生的那种任务的这个事实哀悼了一下。把Steve丢到对敌的前线然后让他战斗,把他安排在什么地方让他抵挡住攻击,那是他能做到的事。但进入人群,装作普普通通和环境融为一体的样子——他实在不确定自己要怎么做到。

然而,如果那能意味着一天结束的时候能少死一个人,Steve还是会竭尽全力。

“什么也没有,”过了一会儿,大家也开始进场时,Tony说。跟着人流,Steve决定从底层开始,一路往上巡视。需要他检查的包厢相当多,但至少他只需要负责一边——Tony在责另一边。

灯光暗了下来,音乐声响起,舞台被照亮,Steve几乎忘了他为什么在那儿。他的嘴和嗓子发干,有那么一会儿,只有那么一会儿,他想要逃开。从那些他原本永远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前——不应该在没有Bucky的时候看到。

但很快,他重新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把精力集中到他为之而来的事情上。

在黑暗中前进,窥视每个包厢里的人们,避免引起(观众或者员工的)注意,这件事着实相当棘手。但Steve竭尽全力,慢慢地往上走去。

走到顶层家庭包厢的时候,Steve已经有好几次九死一生地差点被人抓到,却没有发现任何看起来像是冬兵的人(而只知道“他有一只金属手臂”的描述实在对事情毫无助益),也没有发现任何他能认出的曾出现在舞会或者餐厅里的人。

明白继续在黑暗里转来转去只能让他被抓到,Steve溜进了一处空包厢。马上,他的注意力就被舞台吸引了,但他强迫自己转开去,让自己的目光扫过周围昏暗的坐席,寻找任何瞄准镜的闪光或是金属的反光的迹象。他站在包厢边缘向外望着,眼睛有些疲劳。

“你没有在看演出,”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耳语道。

他应该吓得跳起来的,那是Steve在那一瞬间脑子里唯一的念头,他应该吓得跳起来的。但他没有。相反,他发现自己正靠向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温暖躯体。一阵激动的战栗占据了他的身体,而他的神经仿佛既平静又紧张,就像他一直期待着这一刻。他想要转过身看一看。

“是队长的男人吗?”Tony在他的耳机里问。“队长?是你的男人吗?”

但他也不想转过身去。不想知道。因为,像这样,在这样的黑暗中,Steve可以装作是Bucky在他身后,Bucky,本应该在那里陪着他的人,就像他们曾经计划过的那样。

抬起的双手落在他的肩上,稳定而真实。一只比另一只更温暖,但在那个人温柔的吐息撩拨着Steve的后颈时,Steve几乎没法分出注意力去考虑这件事。

“最好按他说的做,Steve,”Natasha压低的声音响起来。“不需要再观察外面了。”Steve敢发誓她的声音里带着得意的笑意。

那双手向下滑去,越过他的肩膀滑过手臂。他们的手指交缠了一下又分开,抚过他的手掌再回溯到他的双臂,接着再次划过他的后背,停留在他的臀部。

心脏狂跳,脉搏狂飙,Steve放任自己被拉近身后的人,直到他靠进那个怀抱,背部贴着身后那人的胸口,臀部挨在一起。男人倾身向前,把下巴撂在Steve的肩膀上,把他在怀里压得近到不能再近。他的呼吸冲刷着Steve的脸颊,Steve感觉得到,只要他稍稍侧过头,他们就会吻在一起。

他没有动。几乎不敢呼吸。他的皮肤感觉像是着了火。

“看啊,”男人耳语着,嘴唇轻柔地刷过Steve的脸颊,他的耳朵。他颤抖着。

在他们面前,演出还在继续。但如果以后Steve要谈起它,也只能说他听到了音乐的声音,看到了色彩——他的全部注意都被身后的男人带来的感觉占据了,他轻柔的一呼一吸,紧贴在他背后的胸膛里心脏搏动的节奏,他能感觉得到。

幕间休息的时间到了,灯光重新亮起来,Steve如梦初醒地意识到自己本应该在追缉冬兵或者寻找他的受害者。

紧跟着那个念头的是另一个——他身后的男人,“队长的男人”,可能是那个目标。不管怎么说,目前他已经出现在了线索里提到的全部三个地点。

抬起身来,男人蜻蜓点水般地将嘴唇在Steve的后颈上贴了贴。

“我去给你买点喝的,”他说。

“我去给你买点喝的,”Bucky说,他看着Steve呼吸时单薄的胸口急遽的起伏,拉下了嘴角做出一个皱眉的动作。

“我没事,”Steve抗议道,一只手不自觉地抬起来,想要平复开口说话带来的咳嗽的冲动。

“笨蛋,”Bucky一边温柔地责备着他,一边跨上前来,伸手环住steve帮着他坐起身,好减轻他胸口的压力。

Steve闷闷不乐地皱起了眉。“我没事,”他紧紧抿着嘴唇忍住随时要泄漏出来的咳嗽,坚持说道。这让他的胸口疼得更厉害了。

把枕头垫在Steve背后,Bucky站起身来。“在这儿等着,”他说,“我去给你弄点喝的——弄点热的东西——然后你可以画点画。”

“你用不着——”

“要是你敢起来,我就揍你一顿。”

皱着眉头,Steve回了枕头里,任性地交叉着胳膊抱在胸前等着Bucky带着他的饮料回来。

对Steve翻了个白眼,Bucky把饮料递给他,接着飞快地凑过来偷了个吻。

“混球,”Steve咕哝着,但Bucky只是笑。

“我和你一起去,”Steve说,慢慢转过身看着他的同伴。那双闪闪发亮的灰蓝色眼睛对他回以笑意。

“你永远不肯好好待着等,”另一个男人咕哝着说。

感觉到他的嘴唇正翘成一个笑容的弧度,Steve努力让它不要绽放成那个酝酿着的大大的微笑,他已经感觉得到它正在向上拉扯着他的唇角。“是吗?”他问。

“是啊,”他的男人答道。

“我觉得某位热恋人士可能快要把我搞吐了,”Tony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顺便说,这其实是个恭维,队长。”

“注意你的任务,Stark,”Natasha答道。

“如果队长的男人又在这里,”Clint说,“那就意味着他有可能是冬兵的目标。”

Steve点点头,尽管他们看不见他。谢天谢地,Natasha似乎意识到他无法回话——在那个男人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或者虽然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她应该正看着他们,如果是她的话,Steve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同意,”她说。

“那,最好和他呆在一起,队长,”Tony说。“保护好他就行了。”Steve相当确定,如果此时此刻他能看到Tony,他一定是在意味深长地动着他的眉毛(所以他也相当庆幸他看不到他)。

“一起来吗?”Steve的男人问,把Steve的全部注意力拉回到他身上(他的眼睛从没停止描绘他所见的一切,那双眼睛,他的头发,他的下巴、肩膀、臀部和大腿)。

“还不是时候,”Tony咕哝着。

无视了他的观众,Steve放任自己的笑容变成一个微笑,伸手回握住了男人的手。“当然,”他说。

“一起来吗?”Bucky问。他的头发垂落到了眼前,脸上挂着一个得意的笑容,鼻子底下还挂着的一条血迹随着那个傻笑变得歪歪扭扭的。

呻吟着,Steve伸出手去,抓住Bucky伸出的那只手。“当然了,”他说。“总得有人看着你让你别卷进麻烦里去。”

Bucky白了他一眼。“我可不确定那个人能是你,”他答道,“就凭你老是搅和进去的那堆麻烦。”

“我没事,”Steve争辩道。“我当时好好的。”

“你老是没事,”Bucky哈哈大笑着屈从了,接着他拽了拽Steve的手,拉着他走出了巷子。

他们混在人流里一起走下楼梯。Steve被身边那些数不清的时装、外套和西装,还有那些不那么正式的衣装给迷住了(或者他其实应该被迷住的,如果他还能从分出那么点心思的话)。

Steve的男人把Steve的左手紧握在自己的右手里,手指紧紧地交缠在一起,紧得几乎像是害怕他一松手Steve就会突然消失在人群里——根本没那个危险,Steve的手握的一样紧。

如果要问Steve的感觉,他会说幕间休息实在太短了。感觉就像这一刻他还站在那里,握着那只感觉像Bucky的手(除了手套以外——那是副新手套,他们从来没有过买手套的钱,至少买不起这个男人戴着的那种上好的皮手套),下一刻他就在接过一杯饮料,手指碰在一起,而另一个男人的眼睛在对他笑着,再接下来,他们就在回到“座位”的路上了。

他们回到了上层家庭区的包厢,但这一次他们坐了下来,腿与腿自然而然地纠缠在一起。

猛地坐进沙发里,Steve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那个破烂的旧沙发还是McReidy太太作为某个星期六下午几小时工作的报酬送给他们的。

他感觉到Bucky倒进他身边的沙发里,以Bucky一贯的方式伸展着身体,他们的腿以一种长期的共同生活中培养出的无拘无束的方式纠缠在一起。

Steve的男人靠在Steve身上,紧贴着他的左边半身制造了一道长长的温暖,他的手臂环着他的肩膀。

“你应该看表演的,”他说。

Steve扑哧地笑了一声,但把目光转向了包厢外。他没有在看表演,至少没有认真地看,而是三心二意地寻找着任何关于冬兵的蛛丝马迹。

嘴唇贴上了他的脖子,Steve觉得自己的呼吸卡在胸口里。

感觉到嘴唇贴上自己的脖子,Steve微笑着,懒洋洋地眯着眼睛,扫了一眼黏在他身边的Bucky。

“就不能老实呆着你那半边沙发上嘛?”他问。

“我当然能,”Bucky回答,“问题是,你就在我这边沙发上,笨蛋。”

“混球,”Steve答道,但他放任自己的眼睛合起来,邀请地把头侧过一边。Bucky贴着他的喉咙笑起来。

Steve的睫毛扇动着,但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提醒自己冬兵可能正在瞄准着他身边的人,所以他得准备好保卫他的生命。

歌剧的下半场里,好吧,如果Tony能看见他们,Steve相当确定他肯定会调戏他们调戏到地老天荒。即使在他自己的脑子里,Steve也承认他们目前做的事情确实已经很接近一场相当过火的前戏了。

两片感觉起来也像是Bucky的嘴唇描摹着他的颈侧,舌尖从唇齿间探出。他的唇舌吻过他的喉结,沿着他的下巴一路向上,滑过他的颧骨,让舌尖描绘着他耳骨的边沿,接着吮吸起他的耳垂,用牙齿温柔地噬咬。

但Steve从来不是只坐着任由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的那个人。向另一个人的方向靠得更近,他转过身,把自己的嘴唇压在那让他心驰神往的脖子上。用他曾经想用铅笔在纸上描摹的方式,用唇舌描绘着他喉咙上修长的线条。

在下颌的凸起印上一个个亲吻,舌尖撩拨着唇角,在耳朵的边缘轻咬——那个男人回应的方式和Bucky过去一模一样,一阵震惊的战栗流过他的身体。

接着,终于,那个男人转过头,就那么微微侧着脸,他们吻在一起。亲吻,亲吻,没有尽头的亲吻,就像他和Bucky在那些无处可去、无事可做的懒洋洋的下午做过的那样。

他们唇舌交缠,把亲吻落在嘴唇、脖子和下巴上。但每当Steve太靠近另一个人的左半身,他就会移开身体,引着Steve回到他的右侧。

在歌剧即将结束的时候,Steve觉得自己已经沉醉于另一个人的吻里,既觉得昏昏欲睡,又精力充沛。他觉得自己可以永无止尽地一直亲吻着他。

灯光亮了起来,Steve慢慢眨了眨眼睛,叹息着靠回自己的座位。另一个人的头发有些凌乱,他的眼睛又明亮,又悲伤。那双眼睛里仿佛含着一个Steve疯狂地想要相信的誓言,尽管他根本无法向自己承认这一点。

倾身向前,他的男人从Steve的唇上偷了又一个吻。

“来个幸运吻(One for luck),”他说。

“来个幸运吻(One for luck),”Bucky说着,俯下身来,嘴唇飞快地碰了碰Steve的,接着走出了公寓,故意把军帽拨得歪戴在头上。

摇着头,Steve跟在了他后面。

站起身来,Steve的男人再次伸出手,Steve握住那只手,被拉着站了起来。

“他无视我!”Steve正慢慢远离耳朵里Tony的声音。“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无视我!这事儿无法接受!Widow,快告诉我你那边看得见,因为队长这么下去没准儿分分钟就要泄密。”

Steve感觉自己从脖子一直红到脸颊。他们走过一面镜子,他由衷地庆幸自己有超强的自愈能力,能防止皮肤上留下任何痕迹,这样Tony就不能拿这个取笑他了(尽管他因为那些痕迹的消失而感到痛苦,他想要让这个夜晚能够留下一些确确实实的东西)。然而,对于他的头发,任何血清都无能为力,它们赤裸裸地证明有人的手指曾经从其中穿过。

他们走到门厅的时候,手依旧牵在一起,往前走着的时候,身体紧紧挨在一起(他们挨得甚至比Steve和Bucky走在一起的时候更近,即使是他们还在布鲁克林的时代,他们也不能在大街上这么做),周围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

“于是又这样,一无所获,”Clint说,在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带着鲜明的挫败。

“忘了那事吧,”Tony答道,“我要跟踪队长和他的男人!”

直接屏蔽掉了他们,Steve转向身边的男人,他们在门口台阶的顶端停了下来。夜晚的空气沁凉地包围着两个人,在他们头上,繁星从几片云朵中间探出头来。

“我猜这就是晚安了?”Steve说。他的手指还紧紧把另一个人的手圈在手里。

“是啊,”另一个人说。拽着Steve的手,他把他拉进怀里。

Bucky拽着Steve的手,把他拉进怀里。紧紧贴着Bucky的身体,Steve仰望着他,仰起头侧向一边,嘴角挂着微笑。

“你要吻我吗?”他问。

“我不知道哦,”Bucky说,虽然他已经朝他俯下身来。“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抬起双手环在另一个人肩上,Steve紧紧搂了搂他,他的眼睛忽闪着想闭起来,好排除一切干扰地感觉这一切,但又想要一直睁开,好抓住面前的人的每一个瞬间。

那双嘴唇轻轻贴上他的,显得纯洁而短暂,尤其是和不久之前他们刚刚做过的事情相比。

倒退了一步,Steve的男人把手从Steve身上放了下来。一缕头发落在他的脸上。下意识地,Steve伸出手,把它拨回原来的位置。侧过头去,另一个人在Steve手心里印下一个吻。

“于是,”Steve说,“又要去跳舞了?”

一个灿烂的笑容点亮了另一个人的脸。“是啊,”他回答,“跳舞。”

转过身去,他在夜色里走远了。他走路的样子就像Bucky一样。

只是。像。Bucky。

“混球!”Steve在他身后叫道。

越过肩膀转回头,Steve的男人举起手,戏谑地对Steve敬了一个军礼。“笨蛋,”他回答道。

第四章完
全文TBC

译者注:这章原文太甜了,现实和回忆杀里男友力爆棚的吧唧哥哥,搭配作者超级细腻的描写,简直要哭粗来啦,可惜我是个蠢货,翻译不出原文的甜虐之万一,强烈推荐大家去啃啃原文。

作者目前更新的内容都翻完了,大家下次更新再见~

这篇文章有 12 个评论

  1. 第 匿名页

    真的好甜好可爱啊——!//∇//

  2. 第 玫九淑页

    原作是坑了吗呜呜呜

    1. 第 匿名页

      我觉得是坑了……

  3. 123movies

    Yes. If they give you 10, you throw to him. Nice call there Valencia Tracie Heurlin

  4. yabanci

    When I initially left a comment I seem to have clicked on the -Notify me when new comments are added- checkbox and from now on whenever a comment is added I receive four emails with the same comment. Perhaps there is a way you are able to remove me from that service? Thank you! Anastasia Wake Takeo

  5. dublaj

    When some one searches for his required thing, therefore he/she needs to be available that in detail, thus that thing is maintained over here. Ashlan Udale Croydon

  6. netflix

    Looking forward to reading more. Great blog. Much thanks again. Much obliged. Doralia Erick Zachary

  7. 123movies

    I was looking at some of your articles on this internet site and I believe this web site is very instructive! Keep on posting. TEirtza Fred Honorine

  8. dublaj

    You are my aspiration , I have few web logs and often run out from to post . Yvonne Wesley Volnak

  9. watch

    Wow! In the end I got a weblog from where I be able to in fact get useful information concerning my study and knowledge. Wenda Nicholas Medwin

  10. turkce

    If some one desires to be updated with most recent technologies afterward he must be visit this web page and be up to date all the time. Casie Avictor Casey

  11. turkce

    What a material of un-ambiguity and preserveness of valuable knowledge on the topic of unexpected feelings.| Aurea Ferdy Lassiter

发表评论

CJ

个人文库,直到我忘记续费域名或者主机之前,应该都会有效。 敬创作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