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花邪]孤注 第六章 重庆

第六章 重庆

小花的伙计来得比我预想的要快。在高速路边的田里吹了半个小时的风之后,一辆不太显眼的黑色福特终于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驾驶室跳下一个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戴眼镜的年轻人,对着小花叫了声东家,恭恭敬敬地拉开了后车门——这种时候也不知道到底该说花爷治下有方呢,还是该说老九门这一套简直跟日本黑社会一样。不过我们好歹算是可以平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该感激解家这种高效率和几乎所有意外状况都要计算到的天衣无缝的组织。

刚在后座上坐定,开车的伙计从副驾驶座上拿起一个麦当劳的纸袋递过来:“东家您交代的东西”。小花伸手接了往我手里一递,我顿时感动得差点没哭出来。

就在我刚要开始填肚子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小花的声音:“手脏,别直接碰吃的。”

我老脸一红,抬头一看,小花摆明了就是一副“有点出息好不好”的表情。我讪讪地低下头,拿起汉堡垫着包装纸大嚼起来。

一个巨无霸已经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才想起小花还什么都没动,赶紧转过头问他要不要来点什么,小花瞟了我一眼,笑着摇摇头:“我不喜欢牛肉汉堡,你慢慢吃,我要什么自己拿,”他话锋突然一转,伸手拍了拍驾驶座的靠背,“其他东西都准备好了?”

开车的伙计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依旧是那副恭敬的语气:“我怕时间来不及,就先开车过来了,这还是加油站买的,”他回手指了指我手里的纸袋,“我哥买好剩下的东西就直接送到那边,应该会比我们先到。”

小花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了声好,接着毫无征兆地一低头,就着我的手把一块鸡翅叼走了。我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就想笑他自己不讲卫生,教育过我以后自己倒不以身作则,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用手碰它的打算,而是鼓着两颊直接像只仓鼠一样咀嚼起来,这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小花这人明明看起来挺斯文的,竟然还能干出一口吃掉一只鸡翅的粗鲁事,我脑子里正想着要如何措辞抨击他吃相太不雅观,他似乎已经看出了我的企图,扁了扁嘴白了我一眼,飞快地把脸转到车窗那边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转过头来,两指夹着两根细骨头丢进我手里空掉的纸袋里:“洋鬼子的东西真是越来越偷工减料了,长着这么小尺码的翅膀,这鸡还未成年吧?”他拍了拍手,又活动了一下肩膀,似乎还是不太满意的样子,“缩了一天,太他娘的难受了。不好意思吴邪,你得转过去一会儿,我要把缩骨解了。”

这两天下来,我对“缩骨”这两个字已经快要形成条件反射了,好像一听到它,自己的肋骨都要疼起来。我脑子里飞快地转了转,已经错位的骨骼再次回位,必然要再牵动身上的伤口,要是再扯裂了伤口……我心里又是猛地一紧。

“不能先叫医生给你处理一下再说吗?万一你的伤……”我迟疑着问他。

小花一听就笑了:“我这个样子的骨头能给大夫看吗,还不吓死人家呐,况且,缩骨可是大秘密,被外人看了去师父非活剥了我不可。”见我还瞪着眼睛看着他,便轻松地摆摆手,“放心,没你想的那么疼,一下就好了。我这个样子又不是头一次,早习惯了。”

我被小花梗得一口气没上来,这也是能习惯的事么!见我张着嘴还想说话,小花干脆直接抬起一只手按在我的眼睛上,被温暖柔软的手心一下盖在眼睑上,我下意识地闭了眼睛,心里一时有点慌,不知道该就这么顺着他,还是干脆再劝他一劝。那只手稍稍加了点力气把我往后推了推,似乎带着点不可抗拒的意味,我明白我是倔不过他的,最终只好顺势转过头去。

“这就对了嘛。”小花收回右手,声音里颇有点满意的意思。

我转过头去对着窗外,却还是不敢睁眼,明明手心都那么软的人,脾气怎么就这么硬呢?

我曾经听过一个说法,如果离开了五感中的任何一种,人就会觉得时间异常的漫长,同时其他感官会被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现在我完全相信这个说法了。我的耳朵一直努力着去听清小花每一次呼吸的声音,看看那里面是不是有因为有疼痛乱了的节奏。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种行为有没有什么意义,或许是为了证明他应该听我的劝?也或许只是因为我无事可做。可是真听出那声音里的痛苦意味时,我一边暗骂他是自做孽不可活,一边却又为自己没有再坚持一下而有些过意不去。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花终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声“好了”,我睁开眼睛回头看,他脸上还是那副轻松的表情,毫不在意地裸着上身,整整齐齐的新绷带盖住了那道狰狞的伤口,一大片白色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刺眼。那些各式各样的变装道具、脏掉的衣服,就连着沾血的旧绷带一起,被卷成一团随手丢在脚边。

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避重就轻起来:“小花你好歹穿件衣服啊,要是再感冒了就要雪上加霜了。”

小花皱着眉头露出一个苦笑来:“哎,吴邪你别这么婆婆妈妈的好不好。我又不是真的小姑娘,没那么娇贵。”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把外套拿起来披在身上,然后扫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别的要说,便放松了身子往后一靠,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我随口问他:“我们现在是要回成都?”

小花没睁开眼睛:“不,这段时间尽量离成都远一点,我们去的是重庆。”

重庆?这还真是狡兔三窟啊,我默默地想。到重庆的路程相当远,开车的伙计似乎是个很严肃的人,除了小花发问的时候外,他一句话也没有,也不知是性子就是如此,还是小花平日里治下甚严的关系。车里甚至并没有开音乐,我就那么在温暖又安静的车里摇摇晃晃着,车窗外的天已经黑透了,两天来一直在被刻意忽略的疲劳和倦意像潮水一点一点漫上来,渐渐吞掉了我的意识。直到刺耳的鸣笛声把我从梦里惊醒,我才发现我已经睡得快歪在后座上,头离小花的肩膀只剩一点点距离。我连忙坐直了身子,转头往窗外看了看,外面已经满是高楼路灯和车灯,我们大概已经到了市区,虽然手上没有手表,但我估计时间已经接近半夜,因为刚刚听到的鸣笛声,就是前面一辆白天里肯定不会进城的大货车按响的。

“醒了?”耳边突然想起的说话声让我吓了一跳,也不知小花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我含糊地应了一声嗯,小花笑了笑,“马上到了,别睡了。”

我点了点头,果然,没过几分钟,车子就七拐八拐地开进了一条偏僻的小街停了下来。开车的伙计熄了火,转过头来说:“东家,到了。”小花点点头,伸手开了车门跳下去。我跟着他爬了下去,站直了身子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我们正站在一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居民小区门口,街边的路灯有的已经坏掉,昏暗的光照着几座旧楼房,多年的雨水在看不出颜色的外墙上留下一些深色的痕迹,怎么也没法让人联想到这里住着的人会跟土夫子有什么关联。

爬过一道充满潮湿气味的阴暗楼梯,带路的伙计在顶楼的一扇老旧铁门上有节奏地扣了几下。门很快打开来,一个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衬衫黑马甲的年轻男人站在门里,他对着小花恭敬地鞠了一躬,接着闪身让出了路:“东家您来了。”小花点点头,把我往前推了推:“这位就是吴家的小三爷。”那个伙计欠了欠身,喊了一声小三爷,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我先往里走。

过了玄关才发现这间屋子意外的开阔,绝对不是这种老房子里会有的那种二室一厅几十平方米的房型,而内部的装潢简直称得上是金碧辉煌。这种风格和手笔,简直和成都那间外面看着不起眼但内部别有洞天的小旅馆如出一辙。

我回头问小花:“你们把这层楼整个打通了?!”

小花笑着点头:“放心,拆的不是承重墙,塌不了的。

我心说,我好歹也是个学建筑的,这点自然知道,可这完全不是重点吧?“这是你们在重庆的盘口?”我犹豫着问。

“不是,我们在重庆没有盘口,这是伙计的家,当初就准备也做点应急的用处,没想到这次还真用上了。”小花一边在门口换下沾满泥土的鞋子,一边轻描淡写地答道。

究竟是因为伙计的品味和主子如出一辙,还是因为小花一手定下了这样的装饰风格,我不得而知,不过我倒是开始默默感激三叔的品味,没有把杭州的铺子弄成个什么神奇的风格。

我和小花两个人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定以后,后来的那个伙计提着两个纸袋和两个超市的塑料袋子递给小花:“东家,您要的东西准备齐了。”

小花伸手接过来,笑着说句辛苦了,朝袋子里看了一眼,把其中一个递给我:“先去洗个澡,恶心死了。”

我打开一看,里边装的是大到毛巾小到牙刷的全套洗浴用品,还有没开封的内裤和袜子。看着这堆东西我不由得有点感慨,解家人还真是细心得恐怖,真好奇到底还有什么是他想不到的?当然我不敢真的去那这话问小花,只默默地被伙计带着进到里屋那个堂皇得骚包的浴室里,把身上积攒了快一周的老泥洗了个干干净净。

裹着毛巾踩着袜子从浴室里出来时,小花已经百无聊赖地坐在屋里的老板椅上看起报纸来。抬头看见我,他指了指门边放着的Me &The City 的纸袋,我打开一看,里边从T恤到外套一应俱全。随手抖开一件往身上一比,尺码正合适,样式也合我心意,那个穿得像酒保一样的伙计还算眼光不错。

“谢谢了,尺码正好合适。”我一边把衣服往身上套着,一边对小花说。

小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能看出墓道高有几尺几寸几分,还能看不出一个活人穿什么尺码的衣服么?”

我只当他吹牛:“哇,那街上走的美女三围也能目测?”

没想到他还真骄傲地抬了抬下巴:“当然能啊,下次试试你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站起身来,提着自己的那个袋子就往浴室走。这人是不要命了么!还伤着,就想洗澡?我赶忙伸手拦他:“小花,先叫大夫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他稍稍侧了一下 身,一脚就已经踏上了白瓷砖的地面:“不行,先洗了澡再说。”

“小花你疯了!这还是讲面子的时候吗?”我下意识地提高了声音。

“不让伤口沾水就是了,我心里有数。”

这对话进行到这里,又开始了他固执己见,我干瞪眼的死循环,这位爷打定主意要做什么,我根本拦不住他,我隐约能感觉到,从在山里的时候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打算听我的意见。可我不是闷油瓶那种“别人基本跟我无关”的人,别人有什么麻烦,我就下意识地想帮一帮,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和胖子一起带着格盘的小哥天南海北地乱跑吧。

“小花,我知道你心里有数,”其实说到这里我点的郁闷,“但是你能不能别逞强?我就在外边等着,你先洗好头发就叫我一声,我至少能帮你拿一下花洒擦一下背。”

“哎你就放心吧,防水不是还有保鲜膜呢嘛,我等会儿叫你帮忙就是了。”小花一边应着,一边拉上了门。

我稍稍放下了心,随手捡起小花放在桌上的报纸,坐在床沿上漫无目的地翻看起来,等听到浴室门响的时候,一抬头,小花已经用浴巾擦着头发出来了。

“你不是说等下叫我?”我愣了一下。

“不答应你念起来没完啊。”他轻描淡写地答道。

我这才明白他根本就是敷衍我,一时有点气结:“让我帮个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小花没有应声,我觉得一阵深深的无力,这个人究竟是有多自我?从在山上的时候开始,一切就都是他做出一个决定,我只负责在知情或者不知情状况下的接受,我似乎只是他一切行动里捎带的一个大件行李,我的所有担心和紧张对他都是无关紧要的,这让我一时有些烦躁起来,很多压在心口很久的话冲口而出:“这一路上所有事情都是你一个人包办!你想没想过我也是个有手有脚有脑子的成年人?被你照顾了那么多,我也想帮你做点什么!你的伤反反复复,我总觉得要不是我没本事,就不会拖累你到这个地步。我知道你其实用不着,但是你能不能听我一次劝,至少让我良心好过一点?”

小花好像被我的爆发吓了一跳,他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放下了手里的毛巾,半天没有说话。其实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心里有点没底,一个二十多年不见的玩伴突然冒出来,还管得比人家老妈还宽,这是有点不太好。要是真把这位小九爷惹生气了,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了。

我的脑子正为如何给我们两个人找个合适的台阶而疯狂地运转着的时候,小花终于叹了口气:“唉,对不住啦,下次我尽量改。”

他的语气认真得超出我的预料,虽然内容很幼稚但似乎真不是敷衍,我对他的这个反应有点惊讶,正想自己该如何开口时,门外的伙计已经在喊:“东家,大夫来了!”我赶忙顺势说:“小花你快去吧,大夫在外面等着了。”

小花嗯了一声,套上袋子里崭新的西装裤,披了件粉色的衬衫(怎么又是粉色,我心里暗暗想),打开门走了出去。

发表评论

CJ

个人文库,直到我忘记续费域名或者主机之前,应该都会有效。 敬创作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