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叉盾]Tango in the Night (原作:StarsGarters)

梗概:
一场晚会,与新旧敌人的交锋,一次于黑暗中亲吻汗湿的肌肤时吐露的告白。

神盾局举办年度晚宴和舞会的那个晚上,通常会是与那些提供了神盾运营所需的可观预算的政客慈善家们亲密接触的大好机会。那是Steve参加的第一个晚会,之前的几次他都以对抗外星侵略者和解决Wakanda(译注:漫画里黑豹统治的国家)附近的什么危机之类的理由成功逃掉了。这一次,他成了荣誉嘉宾。他觉得自己宁可去嚼一嚼碎玻璃,至少那样他还能很迅速地自愈。他一直幻想着会发生什么国际危机,好及时地让他逃离被迫夹在人群里从事社交活动的命运。叩响门板之前,Steve Rogers正了正他的领带,吞了一口口水。

“马上!”一个非常熟悉而简单粗暴的声音喊道。一阵脚步声后,Brock Rumlow打开了门,他站在门框边,咧嘴笑了一下,关掉了手枪上的保险栓。Rumlow裸着上身光着脚,汗津津地只穿着一条带神盾标志的运动裤。几处新的枪伤在腰侧留下红色的狰狞伤疤,成了他身上其他众多的伤痕中一个新的荣誉勋章。

他的侧脸上留着几处细小的紫色瘀伤,下唇上的一条裂口已经快愈合了。那是用力相当之猛的一记耳光的结果,Pierce办公室的地板上也因此溅上了细小的血滴。Pierce乐于提醒他谁才是HYDRA真正的老大,还有Rumlow能被允许获得这个效忠的机会应该多么荣幸。他所传递的信息已经被充分领会过了,看向镜子的每一眼都在加强它的效果。Rumlow应该做得更好,痛苦中包含着秩序,HYDRA就是秩序本身。Steve脸上流露出的同情让他胃里发酸,他狠狠地咬着脸颊内侧。操你的悲天悯人吧Rogers,他一边想着,一边在脸上装出一个假笑,抛了个媚眼。

Brock上上下下地打量着Steve,带着点审视意味地挑起了一边眉毛。“好吧,你怎么看着这么……闪瞎眼。快进来!今晚你要去神盾的晚会?”

Steve走进屋里脱下了鞋子,Rumlow对他的长毛绒地毯的卫生状况可是相当苛刻的。养着食人鱼的鱼缸依旧汩汩地响着,电视里一个男人正充满热忱地对着空气挥拳,两边各有一个穿弹力紧身裙的女人。“谢谢。你应门的时候总是拿着枪的吗?”Steve说。

“我们从事的可是高危行业Rogers。有时候,我也会拿把刀。”Brock伸手从运动裤的后腰抽出一把带鞘的刀子。他以一种漫不经心的优雅动作把它在手里转了转,把它放在了厨房的流理台上,接着靠在那里等着Steve对他乱放东西的行为作出评判。“说不好我到底惹毛过什么人呢,你懂的吧?”

Steve没有接话,STRIKE的事情他也不是一直参与,但至少他确实相当欣赏Rumlow运动过后因为汗水而闪闪发亮的样子。“我倒是想问你还藏着什么来着,但我觉得你已经没什么地方可藏东西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Rumlow一番,耸了耸肩。

“你忘了脚踝上还能藏枪套。啧啧。” Rumlow从茶几上抓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他指了指Steve,“不准笑话Booty Crunch Boot Camp(译注:是个健身训练课程,简单来说性质跟郑多燕或者腹肌撕裂者什么的都差不多),不然我就干掉你。”

Steve翻了个白眼,“听着哥们儿,你在自己家里私下干点什么没下限的尴尬事儿都是你自己的私事。”Steve待在这里觉得很自在,他让自己的手指抚过沙发的皮革表面,靠了上去。

Rumlow慢悠悠地晃到Steve面前。“哥们儿,你的领带整个歪歪扭扭的。别动。这可是个命令,”Rumlow一边啧了一声,一边调整着那条海军蓝色的缎面领带。“你老妈从来没教过你怎能么把领带结打对?你的领子看着简直是个耻辱。我可受不了你身为STRIKE的一员还看着这么寒酸。这样的第一印象得多差啊,绝对会有人议论纷纷……”他的身上闻起来有汗水和肉桂的味道,在不弄乱Steve的礼服的前提下,他已经贴得不能再近了。

“话说,Brock,我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Steve的脸有点红,因为Rumlow火热的呼吸正撩拨着他耳廓下柔软的皮肤。

“好了!这下又好看又整整齐齐了。你看着就像神盾的招新海报。操,我都想再报一次名了!”他的手指沿着Steve的手腕内侧抚过,正擦过浆得笔挺的衬衫袖口下方,Steve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Natasha被外勤任务调走了,我实在实在不想一个人参加这种场合……”

“所以你想让我给你当备胎?喔,你太贴心了。我们现在已经是稳定的关系了?”Rumlow拍了Steve的屁股一把。“你看着太他妈棒了。”他抱起手臂,咧着嘴笑了起来。

“不,我只是想和一个……我信任的人一起去,而且知道那些人的行事风格。那里边一般的人我都不认识,他们看着我的样子就像我是那种……”Steve一边结结巴巴地说着,眨了眨眼睛,在脑海里搜索着恰当的字眼。

“超级英雄?超人?性感得要死的小鲜肉?当然啦,都挺对的。如果我已经有约了怎么办?”

“噢!呃,我不知道你还在和别人约会……我是说……”Runlow喜欢Steve脸上那种混乱失措的表情,他已经陷得太深了,在那条底线边上来回试探,只等着被卷进其中。Rumlow的阴茎充满占有欲地勃发起来,美国队长是他的,不是神盾的,甚至不是HYDRA的,只是他的。

“天哪,Brock你应该告诉我一声的!”

Rumlow用两根手指挑起了Steve的下巴,直直看进他的眼睛里。“好吧,我没有跟别人约会。但我可能在别处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任务。别假定我能召之即来,大家伙。不过,没问题。我会跟你一起去,忍受一下神盾的晚会。”

Steve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他咧着嘴笑得那么感激,Rumlow不由得在心里悄悄地为自己的台词得意了一下,“哦,谢谢你。我真不知道如果你说不行的话我该怎么办。”

“要我猜的话,大概脸上贴个假笑尴尬地站在摆开胃菜的桌子边上,然后躲进厕所里藏几个小时?”Brock翻着冰箱想找一杯蛋白质奶昔。“不过你可是肯定找不到一个更漂亮(prettier)的伴儿了,这我们可得说清楚。”

Steve大笑着点了点头。“嘛,我还可以问问Banner……”

Rumlow猛地站了起来,他的头顶撞上了冰箱。“哇喔!绿巨人出席正式晚会?你想引发暴乱吗?”

“Bruce会表现得礼数周全的。”

“是啊,不过其他嘉宾可不会。你最好做好准备了Rogers。要淹没我们的可不止是酒,混蛋(bullshit)们也会包围我们。我们可没法全身而退。”Steve皱起脸孔做了个恶心的表情,Rumlow揉了揉自己的头顶,把他的奶昔倒进嗓子眼里。“我最好去洗个澡。”Rumlow把罐子扔进垃圾桶,解开了运动裤的带子。

“需要帮忙吗?”

“我非常确定眼下洗澡这种事我完全有能力独立完成,队长。而且你不会想把衣服全都弄乱的……我们还是把那项款待留到晚会后,行不?”Rumlow对Steve眨了眨眼睛,用手指比了个枪的手势。

“我不胜期待。”Steve绕过厨房中岛,从他嘴边偷了个吻。

Rumlow用手指滑过Steve粉红色的耳垂,就像上个星期冬兵对Rumlow做的那样。资产完成了一次任务里他负责的部分,Rumlow用性来奖励他,同时也挖掘着可以用在Steve身上的小花招。关于那些快感的记忆让Pierce对他的殴打也变得更容易忍受了。性和暴力总是联系在一起,在他的身体里一块儿被捣成混乱的一堆。凭什么Pierce可以享受那一切的乐子呢?“神盾晚会。哦,我能对你做很多很多事情,Steve Rogers。”

礼堂里简直人满为患,穿着神盾制服的人汇成了一片深海军蓝色的人海,平民们的晚礼服和女士们五颜六色的长裙折射出各色的闪光。Steve犹豫着走进主宴会厅,周围的人们自发地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和掌声。相机的闪光灯刺痛了他的眼睛,但他依旧不屈地微笑着。Rumlow领着他走进大厅,一只坚定的手放在他的后腰上。“一直走,队长。一直走就好。你做得很棒。”

“我觉得要吐了,”Steve一边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一边握了握一个陌生人对他伸出的手。

“我看着大概是正常反应。跟我来。”Rumlow推着他往前走,直到他们挤出了还在不断增大的人群,朝着消防出口附近的后台走去,在通向主舞台的台阶边停了下来。Rumlow手脚敏捷地从一个服务生的托盘里顺了一杯酒,啜了一口。“Blergh。我宁可要啤酒和微波披萨。”他做了个表示恶心的夸张鬼脸。“话说回来,免费的也不能要求太多。”

“知道啦。于是我们今晚接下来的时间就藏在这儿?”Steve扯了扯他紧绷绷的衬衫领口。

“躲到你要上台演讲为止。哦非常感谢!”Rumlow从一个路过的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点开胃菜。“唔。虾肉千层酥。我爱这玩意儿。哦,他们用了羊奶酪!赞。”

“演讲?没人跟我提什么演讲的事儿啊。”

“哦你能搞定的。就给他们滔滔不绝地胡扯点关于真相啊公平啊还有美国梦什么的扯淡玩意儿。他们会买账的。”Brock拿起他的那杯香槟一饮而尽。

Steve的眉头皱了起来,压低的声音里透露出不赞同的意味。“那不是扯淡玩意儿,Brock。它们值得为之献身。”

Brock塞了一嘴的千层酥,翻了个白眼。“你懂我的意思,你就算对他们读读购物单都能让他们掌声雷动。你是个复仇者,享受一下作为英雄的特权吧,Steve。”

“我只是一直在做任何人都会去做的事,那些如果有必要你也会去做的事情,Brock。这些人,”Steve指了指周围的人群,“他们加入神盾是为了捍卫正义和帮助他人。他们才是值得尊重和掌声的人,不是我。”

“那就把这一点告诉他们。因为下一个就轮到你了。”Brock把Steve往台阶的方向推了一把。“你得注意点了,Steve。”

Steve用力咽了咽口水,他抬起了下巴,像对待任何一次任务一样认真地走上前去,或许还要更认真一些。Rumlow抱起了自己的胳膊,歪着头看着Steve的演讲。他在观众面前显得富有激情,高度赞扬了他们的英勇,把他们比作在对抗HYDRA的时候与他并肩作战过的人们。作为回应,Rumlow对此报以了和每个人一样的热烈掌声,不时发出几声喝彩。这些群情激动的人们肯为Steve做任何事,在这个时候,只要他要求。然而他只让他们再勇敢一点,再英勇一些,再强大一些。真是巨大的浪费,Rumlow想。

当Steve说出“谢谢你们,神盾的特工们。谢谢你们,晚安!”的时候,全场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Steve对人们挥了挥手,就像在那些古老的战争债券广告里做过的那样,而Rumlow舔了舔嘴唇。他扫视着那些闪着希望和善良的辉光的脸,在心里对自己笑了起来。这些羔羊。等着牧人奴役的牲畜。

Steve走下台阶,屏着呼吸问Rumlow:“你在觉得我表现得还行吗?”

Rumlow爆发出一声大笑。“我觉得他们几分钟之前刚推选了你做总统。你干得太棒了。现在来块千层酥吧。”他把一块点心扔进了Steve张开的嘴里,他们相视一笑,Rumlow拍了拍Steve 的肩膀,单手给了他一个拥抱。“干得漂亮,队长。干得漂亮。”他探头过去,在Steve耳边悄声说:“不过我全程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今晚你能用下面把我的拳头吞进去多少。想不想试试打开新世界的大门?”Steve被他的虾肉千层酥噎住了,开始拼命咳嗽起来,但他的眼睛因为快活和期待而闪闪发亮。

“Rogers队长!”Stern参议员走到他们面前,伸出一只手来。“纽约之战里的一位英雄。多光荣的演讲啊,这倒是提醒了我,如果你决定参政的话,我可千万不能站在和你作对的那一边。”Steve不情不愿地握了握Stern参议员的手,勉强压下了捏烂他手指的冲动。

“我可算不上什么政客,参议员,没那个勇气入这一行。”Steve不喜欢Stern参议员,他讨厌他造谣中伤的做法,也讨厌他给找复仇者们麻烦的做法。“Tony想你问好。”Rumlow能感觉到Steve的身体紧张起来,做好了打一架的准备。

“哦是吗?真的?我可一直惦记着Stark先生呢,你可以转告他。不过我这一晚上都在看着你,我正好有点事想问问你……”Stern参议员凑了过来:“你们俩里谁是小娘们儿(girl)?”接着他直起来身,抿了一口饮料,等着他们对他爆发出来。这大概是他在不厌其烦的挑衅超级英雄时惯用的伎俩。

Rumlow把手安抚地搭在Steve的胳膊上,往前迈了一步,用一种平静的威胁口吻开了口。“好吧,我显然是漂亮的(pretty)那个。”他微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摸了摸用发油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接着他哈哈大笑起来,就像这场对话只是个令人捧腹的笑话。“很高兴见到您,参议员,但我们得走了。来吧Steve,还有很多重要人物等着跟你谈谈呢。”Rumlow领着Steve朝一群看上去充满敬畏的高官显贵们走去,Stern参议员在他们身后嘲弄地哼了一声。

那天晚上他们回到Brock的家里时,Brock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叹了口气。“今晚一切顺利。你的演讲很振奋人心,菜也不错,不过可能得在健身房再花上几个小时才能消耗掉那些虾肉千层酥了。好吧,当然除了跟那个贱人狭路相逢的事件以外。那家伙简直让我倒牙。再提醒提醒我为什么我不能捅人来着?”Rumlow剥掉了自己的晚礼服,把上衣挂了起来,接着是裤子。Steve看着他宽衣解带,他自己的外套搭在沙发上,人斜倚在卧室的门框上。灯光勾勒出他的轮廓,在他的金发上折射出幽幽的闪光。

“因为那是不对的。”Steve解开自己衬衫上的扣子,扯松了丝绸的领结,松开了袖口。

“但我就擅长那个。而且我应该充分利用优势对不?”Rumlow赤裸着身体站在Steve面前,即使在这种时候也显得那么负有侵略性。他倾身逼近:“为什么总是我先脱光?脱掉你那身猴子皮,大家伙。我想看看你。”他把那条丝绸的领带缠上自己的手指,接着把它扯了下来,任由它滑落到地板上。Steve任由Rumlow一点一点解开那些扣子和小部件,他的脸上挂着微笑,眼睛里盛满了欲望,直到他也再忍不下去了。Steve一把把Rumlow抱上了床,他覆上他的身体,用结实的双臂支撑着自己。

“谢谢你,谢谢你今晚做的一切。”

“没准我等着养肥他再杀呢。等到他意想不到的时候。谁也不能对STRIKE的队员说那种话。”Rumlow吞了吞口水,双手沿着Steve的胸口一路向下摩挲到下腹,他的声音顿了顿,显得令人信服。“你……你对我来说很特别,Rogers。不过那也不是说我们准备结婚了之类的。”

Steve沿着Rumlow的颈侧向上落下一个个亲吻,用上了牙齿轻轻咬噬着,“当然不是。我得先量过你的戒指尺寸,既然你是我的漂亮姑娘(pretty girl)……”

“闭嘴!别停……”Rumlow把下身往Steve的手掌里凑了凑,他们满含深情和欲望地撞击和爱抚着对方,Steve沿着Rumlow的身体一路吻下来,用舌头膜拜着那处狰狞的红色伤痕,接着用双唇包裹住了Rumlow怒张的性器。他把Rumlow深深含进喉咙里,像虔诚的祈祷者一般,重复着那些他知道会让Rumlow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喃喃地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和咒骂的动作。Rumlow很快颤抖着射了出来,在Steve毫不留情的攻势下缴械投降。“上帝啊,卧槽,天哪!” Rumlow喘着气躺在那里,Steve把头倚在他带着刺青的胸口,静静地听着Rumlow的心跳,心满意足地微笑起来。

“你对我来说也很特别,Brock。”等到确信Rumlow已经睡着了的时候,Steve悄声说。在Bucky和Peggy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找到过那种隐约令人头脑发晕的坠入爱河的感觉了。他躺在坠入梦乡的Rumlow身边,在雪白的床单和稍纵即逝的欣快感中蜷起了身子。“我觉得我爱上你了……”

Notes:
Listen to the wind on the water
Listen to the waves upon the shore
Try to sleep, sleep won’t come
Just as I begin to fade
Then I remember
When the moon was full and bright
I would take you in the darkness
And do the tango in the night
Tango…
Lyrics Copyright Fleetwood Mac

这篇文章有 54 个评论

  1. 샌즈카지노

    Accusamus et iusto odio dignissimos ducimus qui blanditiis praesentium voluptatum deleniti atque corrupti quos dolores et quas molestias excepturi sint occaecati cupiditate non provident. Giustina Kelly Gorman

  2. erotik

    Hello colleagues, how is the whole thing, and what you would like to say on the topic of this piece of writing, in my view its really amazing for me. Eleen Rodney Florette Robyn Giles Cutler

  3. erotik

    Normally I do not learn article on blogs, however I would like to say that this write-up very pressured me to try and do it! Your writing style has been surprised me. Thank you, quite nice post. Marybeth Johannes Stevenson

  4. erotik

    Very helpful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most of your Assignments will need to be done in similar approach. Tandy Raymund Lorilyn

发表评论

CJ

个人文库,直到我忘记续费域名或者主机之前,应该都会有效。 敬创作自由。